他們的練習室位在一間座落於台北市郊半山腰的獨棟別墅中,那是悙濬父親的房子。

「我爸說空著也是空著,所以就借給我們用了。唯一的條件就是不准在這裡開轟趴。」盛燦第一次帶芙琳去的時候,悙濬笑著對她解釋。
「為了怕吵到左鄰右舍,我爸還很慎重的在練習室的牆上貼上了一層厚厚的隔音泡棉,妳看,連門都是隔音門呢。」獻寶似的,悙濬忙不迭的拉著芙琳四處介紹。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