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



歷歷的往事,原來並不如煙。
它如此真實的存在於他們心底深處最柔軟的一角。
只要一個眼神。
一句話語。
就能讓他們好不容易終於結痂的傷口,再度被撕裂。



* * * *



唐蜜。
 



閉著眼伸出手摸索到睡前隨手丟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唐蜜接起了電話。

室內仍然一片昏暗,未拉上的窗簾外的天色透著曖昧的灰藍,這表示她才睡著沒多久。
因為截稿日期的逼近,這幾天她總是忙到幾近凌晨時分才能回家稍稍閤眼休息,總覺得才剛閉眼,就又得出門繼續與數不清的圖檔繼續奮戰。
想賴一下床,今天不想那麼拼命了,才剛在心裡這麼想,
「唐蜜?」
電話另一端傳來的聲音,卻讓她瞬間清醒。
或說,驚醒。
「唐蜜。我想,我找到答案了。那一年妳問我的問題,我找到答案了。」



透過話筒傳過來的那把低沈且略帶沙啞的嗓音,曾經讓大學時期的唐蜜痴迷不已。
聲音的主人叫蘇揚炘。
他們是大學同學。
是的,他們。
她、蘇揚炘,以及葉可欣。



可欣是唐蜜上了大學之後認識的第一個朋友。
開學的那一天,唐蜜穿著她最喜歡的羅馬式厚底涼鞋,以及一條短的不能再短的牛仔裙,站在通往學校的那道據說多達上百階的好漢坡前,欲哭無淚。
她當然有另一個選擇,她可以選擇走好漢坡另一旁的蜿蜒山路去到學校,可是路的長度及坡度一樣讓她想嘆氣。
她沮喪的顧不得會不會穿幫,就在路旁坐了下來,並在心裡暗罵自己的豬頭。
沒錯,讓她陷入目前進退兩難局面的人,就是她自己。
因為她以為學校很近。



沿著這條路直直走就到了。這是二十分鐘前某位路人甲在她問路時,告訴她的話。
直直走就到了。
所以她看著在公車站牌前排的長到幾乎看不到盡頭的人龍時,她在當下就決定,用走的。
是啊,直直走就到了,那人說的一點都沒錯,可是那人沒有跟她說路的盡頭是這樣的情形啊!
她好想哭。
而且似乎好像真的不小心滴了兩滴眼淚下來。
唐蜜沒有意識到她掉了眼淚,如果不是突然有輛小五十在她面前停了下來,然後騎車的年輕女孩對她說:
「同學,就算失戀了也不能坐在這裡哭啊,男人啊,不會因為妳掉了眼淚就回頭的。」
她不會知道,她竟然真的為了這種鳥事掉下了眼淚。



小五十上的年輕女孩,就是葉可欣。
可欣的外型亮麗,皮膚白晳,五官深邃,再加上一頭長而黑的直髮,整個人就像是從雜誌中走出來的模特兒。
唐蜜的外貌雖然也不差,但往可欣的身旁一站,就可以明顯的看出她的皮膚比可欣黑了點,身高比可欣矮了點,五官比可欣模糊了點,頭髮比可欣枯黃了點。。。。
就是這麼一點一點的累積,讓在可欣身邊的唐蜜成了較不被注意的存在,可是她一點都不介意。
因為唐蜜喜歡可欣。
可欣雖然有讓人羨慕的外表,但是她脾氣極好,或許也因為是家中的老大的緣故,可欣很懂得照顧人,對任性的唐蜜總能做到幾近無止盡的包容。
唐蜜想吃喝玩樂時,可欣總是會騎著她的小五十帶她遠征到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所以她
一點都不介意她的外型不若可欣的出色。
她也一直以為她跟可欣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一直到蘇揚炘的出現。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