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結束的那天,是晴天。

 

總是以忙碌為理由的妳,總是以逃避來面對的我,會有什麼樣的結局?

我一邊思索著這個問題,一邊漫無目的的在街頭遊盪。在經過某個似曾相識的街角時,突然覺得再也忍受不了,於是,躲進了距離最近的一家pub。

人聲濎沸。煙霧遼繞。

live band賣力演奏著,歌手也配合得聲嘶力竭,而舞池中扭動的人影,在瀰漫的煙霧及昏暗的燈光中,一個個似鬼魅般的不真實。

突然,妳的背影,出現在我的眼前。

在高分貝的環境中,努力嘶扯著喉嚨,與朋友盡興的談笑著。

男朋友?男性朋友?男同事?不管是什麼,反正,都不重要了。

我冷眼旁觀。

或許是感受到異樣的視線,妳搜尋著,終於,我們的眼光對上了。

呵,我們果然是同一類人,連在這樣的時刻,都能保持冷靜沉著。不是有人說,與個性相同的人談戀愛,就像照鏡子似的,沒什麼樂趣?果真如此,我們之間,好像真的也沒出現過什麼激動的場面。

只是不知何故,多次分合,卻怎麼也分不掉。

或許,是我的心太軟。

也或許,是妳習慣有我的陪伴。

習慣了同一個人的體温,習慣了同一個人的氣味,習慣了同一個人說話的方式,習慣了同一個人思考的模式。但是,當愛情已經不在的時候,在無話可說的兩人之間,習慣,變成了一件可怕的事。

坐在妳的身後,我思考著。

看著仍高談濶論的妳,我站起來,轉身,遠離了身後的一室嘈雜,離開了這個一般人口中的是非之地。

 

愛情結束的今天,是晴天。我抬頭,迎面而來的,是滿天星斗。

 

放生
作詞:武雄 作曲:梁可耀 編曲:蔡庭貴

地點是城市某個角落 時間在午夜時刻
無聊的人常在這裡出沒 交換一種寂寞

我靜靜坐在妳的身後 妳似乎只想沈默
我猜我們的愛情已到盡頭 無話可說
比爭吵更折磨 不如就分手

放我一個人生活 請妳雙手不要再緊握
一個人我至少乾淨俐落
淪落就淪落 愛闖禍就闖禍

我也放妳一個人生活
妳知道就算繼續結果還是沒結果
又何苦還要繼續遷就
就彼此放生 留下活口
就彼此放生 彼此留下活口

愛的時候 說過的承諾
愛過以後 就不要強求
從此分手 不必再回頭 各自生活

曾經孤單加上孤單是愛火
燃燒過妳和我
如今沈默加上沈默更沈默
再沒有什麼捨不得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