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適合。」他說。 

雲淡風輕的一句話,將我們之間兩年多來的一切打回原點。 

我們是朋友介紹認識的,在我經歷過一段難堪的背叛之後。那段不愉快的回憶,讓我的字典中失去了「信任」這兩個字。 

我承認,他,是優秀的。相較之下,讓我益發自卑,也因而更加小心翼翼的對待他。 

因此,雖然我知道他對我是誠實的,他說加班是真的在加班,他說太累不想出門是真的不想出門──我的耳朵相信了,眼睛相信了,但是,心,卻不能。 

心的想法,即使我自己本身不說,行為儘量掩飾,還是會在不知不覺間,透過眼神傳達出來,讓對方感受到。 

「這樣,太累了。」他又說。

用兩年多時間維繫的感情,只用了兩句話就結束了關係。

而在這兩句話之後,傷痕累累的我,什麼時候才能用微笑面對這一切?我茫然了。

 

午夜兩點半的我 竟輾轉難眠

不知在何處的你 是否入睡

激情擁抱的餘温 早已隨著時間而冷卻

思念總在分手後 開始蔓延

 

一紙信籤 斷了纏綿 過去的一切我深深感謝

因為你 我懂得微笑面對 放手才能回味

瀟瀟揮別 昨日淚水 還有愛 等著我去體會

或許明天 偶然街角相見 笑談說這一切

 

或許明天 偶然街角相見 笑談說這一切

         ──午夜兩點半的我,作詞:楊培安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