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馬格斯.朱薩克 Markus Zusak
譯  者:呂玉嬋
社:木馬文化
出版日期:20070701
內容簡介:
這是一個關於文字如何餵養人類靈魂的獨特故事,
一個撼動死神的故事。
死神首度以豐富的感情,為讀者講述一個孤單的小女孩,
如何藉由閱讀的力量,度過人生最艱困的時期。

9
歲小女孩莉賽爾和弟弟在戰亂中被迫送到寄養家庭,但弟弟不幸死在旅途中,莉賽爾在弟弟冷清的喪禮後偷了一本掘墓工人的手冊,為的是要紀念自己永遠失去的家庭。寄養家庭位在慕尼黑凋蔽貧困的區域,大人彼此仇恨咒罵,老師狠毒無情,戰火時時威脅人命。莉賽爾每晚抱著掘墓工人手冊入睡,惡夢不斷。養父為了讓她安眠,於是為她朗誦手冊內容,並開始教她識字。

學會認字進而開始讀書的莉賽爾,儘管生活艱苦,吃不飽穿不暖,卻發現了一項比食物更讓她難以抗拒的東西——書,她忍不住開始偷書,用偷來的書繼續學習認字。從此莉賽爾進入了文字的奇妙世界,讓她熬過了現實的苦難,也不可思議地幫助了周圍同樣承受苦難的人:讀書給躲在養父家地下室的猶太人聽,在空襲時為躲入防空洞中的街坊鄰居朗讀故事,安慰了每顆惶惶不安的心,潛移默化改變了原本粗鄙的性情。

對照著戰場上萬人之間的爭奪殘殺,莉賽爾藉由閱讀與文字所散發的力量,讓死神驚訝地睜大了眼睛,一面收取戰場上的靈魂,一面思索人性的深奧:為什麼人類一面展現殘酷的殺戮,一面又有發自內心的關愛呢?

多年以後,死神前去迎接莉賽爾的靈魂。死神坐在喧囂的大馬路旁,忍不住感嘆道:「人哪!人性縈繞我的心頭不去!人性怎能同時間如此光明,又如此邪惡!」


**********************************


己經發生過的事情無法恢復。
恢復,需要幾十年的時光,需要一個漫長的人生。


站在滿是斷垣殘壁,甚至還充滿著濃濃煙硝味的天堂街上,莉賽爾環顧四周,妄想著可以發現漢斯、羅莎、魯迪、侯莎菲女士....那些曾跟她一起在地下室躲避空襲、曾在黑暗的地下室聽著她口述故事的人們的身影。
然而,一切都消失了,隨著同盟國對德國的轟炸而消失。
當然也包括她花費了無數個夜晚,在自家中的地下室,利用鎮長夫人送給她的筆記本寫成的她自身的故事──偷書賊。


某個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死神撿到了這本書。
也因此,我們可以讀到這個故事。


厚達四百七十八頁的書,最後的四分之一,我是一口氣看完的。
故事以死神為主述者,以倒敍的方式,緩緩的訴說莉賽爾.麥明葛,這個偷書賊的一生。
偷書賊是死神對莉賽爾的稱呼。
嚴格說來,偷書賊,是莉賽爾對自己的稱呼,也是她在夜晚的地下室中,一字一句地寫下的書的名字。


正因為主述者是死神,所以書中人物誰生誰死,就算對尚未讀到最後一頁的讀者而言,都不是什麼秘密,因為死神會事先透露細節,甚至會先告訴讀者某人的結局。
套句死神的說法,他討厭懸疑,也沒興趣製造懸疑,那是無聊的瑣事。他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我們也同樣會知道該發生的事。
然而即便如此,因為死神(或者該說作者)流暢且生動的說故事方式,讓這個故事的迷人程度,不因事先知道某些結局而被打了折扣。


如同死神最後下的註解,同樣是人,怎麼有人如此邪惡,又有人如此光明燦爛呢?人類的文字與故事怎麼可以這麼具有毀滅性,又同時這麼光輝呢?
閤上書的那一刻,書中許許多多的枝節片段如浮光掠影般,不斷的從我的腦海中湧現。


....莉賽爾往前俯下,看著他已無生氣的臉龐,接著親吻了她最好的朋友,魯迪.史坦納,虔誠地在他唇上輕輕一吻。他的嘴唇沾滿了灰塵,但是帶有甜甜的滋味,嚐起來像是樹林濃蔭之下的那份遺憾,嚐起來也像叛亂份子西裝閃亮下的那份遺憾。她輕柔地吻了他好久。起身之後,她用手指摸摸他的嘴,雙手顫抖,嘴唇紅腫。她再度俯身,這次她控制不住,力道沒抓準,兩人的牙齒在天堂街毀滅的世界中相撞。


魯迪.史坦納,崇拜著當時美國一位黑人運動選手的男孩,也是莉賽爾最好的朋友。
他曾全身塗滿黑炭的在運動場上奔跑,而被全校同學視為白痴;也曾因他崇拜的那位運動選手的最佳紀錄是在奧運會上拿到四面金牌,所以他在參加學校的運動比賽時,故意因失誤而失去得到第四面金牌的機會。
從見到莉賽爾的第一眼起,魯迪就決定了,他,喜歡這個渾身帶刺、凶巴巴的女孩。
他一直希望莉賽爾可以親親他,他想儘辦法製造讓莉賽爾親他的機會,卻始終無法如願,只換得女孩對他的嘲笑。
最後,那個十四歲男孩終於得到他最好的朋友的吻,在天堂街炸彈煙塵瀰漫的紅色天空下。


....爸爸的手伸到油漆推車,他拿了一樣東西,穿過人群,走到馬路上。
當麵包交到老先生的手上,他向下滑倒,他跪在地上握住漢斯的腳踝,臉埋在他的兩腿上。他感謝漢斯。
其他的猶太人走過去,都看見了這場於事無補、希望渺茫的奇蹟。
一名士兵馬上衝進人群,進入犯罪的現場。他仔細打量跪倒的老先生與爸爸,然後看看群眾。想了幾秒鐘之後,他自腰際取下鞭子,動手揮打。


漢斯.修柏曼,一位仁慈寛厚的油漆工,也是莉賽爾的養父。
與大多數當時的德國人不同,他不支持納綷主義,對希特勒的作法也極不認同,但是為了生活,為了照顧他的家人,他選擇默不作聲。
甚至為了不讓自己顯得太過特立獨行,他也跟著申請加入了納綷黨。
他的不好戰,讓他那身為激進納綷黨員的兒子瞧不起他,也因此選擇離家參戰。
是漢斯教會了莉賽爾認識文字,進入了文字的殿堂,領略了文字之美。
也是漢斯,讓莉賽爾了解,人人皆生而平等,不因種族血統而有差別。


對麥克斯.凡登堡而言,生活是冰冷的水泥與消磨不完的時間。
幾分鐘的時間讓他感到痛苦。
熬過幾小時的工夫是種懲罰。
在清醒的每分每秒中,他面臨時間對他的控制,時間亳不遲疑地折磨他,帶著微笑勒緊他。活著,原來可以是這麼深切的痛苦。
....「一切都安靜下來之後,我到走廊,客廳的窗簾有一道小縫隙...我看到外面,看著屋外的景象,只看了幾秒鐘。」他已經有二十二個月沒有看過屋外的世界了。
沒有氣憤,沒有責備。
爸爸啟齒問他。
「外面看起來怎麼樣?」
麥克斯又悲痛又驚惶地抬起頭,「外面有星星,」他說:「星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麥克斯.凡登堡,從小生長在德國的猶太人。
一如其他同齡的男孩一樣,他也有著長大後想當拳擊手的夢想、他也討厭被母親逼著學習手風琴、他也是用打架的方式,交到了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他也斷斷續續的談了幾次戀愛。
而這一切,因為希特勒對猶太人的迫害,而被迫中斷。
為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原因,他開始逃難,他失去了與家人的連繫,最後,來到了莉賽爾家那不見天日、有著冷冽刺骨寒風一點一滴侵蝕著他的健康的地下室。
他只能透過莉賽爾每天放學回家後對他進行的氣象報告,以心領神會的方式,感受當天的天空顏色,幻想當天地面空氣的氣味。


當然,還有諸如讓莉賽爾接觸到真實的書的鎮長夫人,每週二次要求莉賽爾到她家唸書給她聽的侯莎菲女士,魯迪的家人,天堂街的其他鄰居.....以及,那個不斷不斷的在莉賽爾的夢中出現,在前往天堂街的寄養家庭途中因病過世,始終停留在六歲的弟弟。
這些人,在書中來回交錯,讓書中故事成了一個活生生的現實世界。
一個希特勒統治下的血淋淋現實國度。


麥克斯一句星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也讓讀著書的我濕了眼眶。
沒有人有權利隨意擺佈他人的生命。
更沒有人有權利如此任性的決定一個種族的優劣。


這是一本悲傷的書。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