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是個乖乖牌。

自小學起,老師給的評語總不外乎[品學兼優]、[循規蹈矩]這類的句子。

行為舉止儘量合宜得體。

捉弄人時,如果有我的份,也一定是因為我不敢投反對票。。。。

這樣的人,通常是小心謹慎的人。

但,之於我,並不是。

不知為何,我身上發生的糗事,自我有印象以來就沒斷過。

就說幾個比較具代表性的好了。

========================================

未上小學前,有一陣子爸媽會在假日時送哥哥跟我到圖書館去看書。

當時哥哥認得字了,自然會安安靜靜的找他喜歡的書看。可是我還沒上學,根本不認識半個字,所以到後來只能無聊的敲桌子玩。

管理員多次制止無效後,終於忍無可忍的把我跟哥哥趕出去了。

後來,嘉義市圖書館的門口貼出了一張佈告:[禁止六歲以下小孩進入]。

========================================

然後,我上小學了。

我的小學時代,每天都有升降旗典禮。剛上小一的我,有一天升旗時突然尿急。但是我不敢舉手說我要去尿尿。只好憋著。

但你也知道,小學生的膀胱功能不是那麼強,自然一下子就憋不住,尿褲子了。

還好我媽媽當時在學校福利舍打工。所以升旗典禮一結束,趁著大家整隊進教室時,我就直接跑去找媽媽,媽媽也沒多想,就帶我回家換衣服了。

結果急壞了我當時的級任老師。你想想,全員到齊出去升旗,回來時居然少了一個,這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啊!因為我爸爸也在同一個學校當老師,所以老師趕快去跟我爸報告這件事。還好最後只是虛驚一場。(老師對不起,讓你受"驚"了。。。。)

========================================

接下來是四年級的時候吧。

雖然爸爸就在我就讀的小學任教,但小時候的我一向是跟鄰居一起走十分鐘的路上學。

有一次爸爸說要帶我去上學。我很高興。書包背著就上車了。

到了學校,下摩托車才發現,腳上穿的是--拖鞋。。。。。

========================================

再來是國中時期。

當時我唸的是私立學校。私立學校一般給人的印象就是課業壓力大,考試當吃飯一樣。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

有時候一天八堂課,有十堂拿來考試--含早自習及午休時間。

因為考的這樣頻繁,幾乎變成昨天才上的內容,今天就要考了,所以也沒什麼好唸的。也因此,我根本不會在乎哪一天要考什麼東西。

所以國三那年,有一天下課,我跟另一位同學在講台上擦黑板時,對方突然問我:[明天的模擬考妳準備得怎麼樣了?]

[啊?喔,還好,就隨便唸唸嘛。]其實當時我心裡的OS是:[什麼?明天要模擬考?我怎麼不知道?]

後來考的怎麼樣,我也忘了。只是連大考的時間我都沒注意,除了佩服自己以外,實在無言。。。。。

========================================

高中時代沒什麼具代表性的糗事,跳過。

========================================

唸三專時,開始交男朋友了。

學生嘛,總是一身T恤牛仔褲+球鞋的打扮。而且總難免有不止一雙的球鞋。

某天也是做如此的打扮,跟男友一起從宿舍搭計程車去西門町逛街。

剛下車時並未發現任何異狀,只是覺得兩隻腳走起路來的感覺不太一樣,但也沒多想。

走著走著,突然眼光不小心往下瞄到。。。。。然後再定睛一看。。。。。果然。。。。。我,右腳穿著Nike,左腳穿著Reebak。

丟臉啊~~~剛好旁邊有間鞋行,趕快隨便買雙特價的、很老氣的淑女鞋套上。

========================================

後來插班唸了大學,大學時期也沒什麼特別的糗事,跳過。

========================================

畢業後開始上班了。

第一份工作是行政助理。

有一次,從馬來西亞來了幾位重要客人,老闆要請他們吃飯,叫我幫忙訂餐廳。

我可是卯足了勁,認真的辦這件事。翻了電話簿找了間離公司最近的連鎖餐廳,還特別叮嚀餐廳換掉所有豬肉料理,因為,回教徒不吃豬肉。

當天中午過後,總經理跟客人吃完飯回到了公司,跟我說:[妳知道嗎?妳根本沒訂位,還好臨時找得到包廂。]

[啊?怎麼會?]

總經理把電話簿拿過來,打開那一頁,我才發現,原來,每家分店的電話都列在分店名的下一行,而我,以為是上一行。。。。。

========================================

接下來,就是發生在上星期的糗事。

其實嚴格說起來,這也不能算是糗事,甚至,我認為,這應該可以算是很有創意的事才對。

話說每次我的"好朋友"來時,我總會特意的穿上有口袋的衣服,因為可以將"生理用品"放在口袋中帶到廁所更換。

再不然,我也會穿著二截式的衣服,這樣至少可以將它塞在裙頭或褲頭。

我不喜歡把它裝在化粧包中,一來怕尷尬,因為我總認為這樣反而讓大家知道你發生什麼事了;二來是因為我的忘性,早晚一定會把包包弄丟。

但是上星期五,我只記得要穿上我新買的one piece洋裝,忘了我的好朋友來了。

所以,到了該更換時,我完全帶不出去,但又不能不換。

最後,我靈機一動,把它塞在我的右罩杯中。。。。。而且那一整天我都這麼做。。。。。

========================================

除了以上這些,當然三不五時會穿插一些"娛興節目"。

忘了帶鑰匙出門。

把車鑰匙放在包包中然後把包包放在椅墊下,最後找鎖匠來開鎖。

忘了繳電話費被斷話。

忘了繳水費被停水。

還不包括我一時之間沒想到的。

這些,若真的要全列出來,大概寫三天三夜都寫不完。。。。。

========================================

有人問過我:[妳那天蠍座的老公,怎麼能容忍妳啊?]

唉~~我只能說,他,習。慣。了。

 

回應文章
蛤!!!妳的老公是天蠍座的喔~~~跟直樹一樣耶........
Posted by Peggy at May 21,2006 01:27
 
 
 
忘記帶鑰匙 這檔子事 我也常做
開鎖先生來開鎖 看到我 就問說
又忘記帶鑰匙了喔 -_-
Posted by 綺桑 at May 21,2006 15:10
 
 
 
腳穿著Nike,左腳穿著Reebak(看到這句時,我覺得是精典,超好笑),但一直往下看,看到(把它塞在我的右罩杯中),我腦中浮現的是,妳要如何在辦公室將它塞在妳的右罩杯呢?OH my god~這是我認識的Elisa嗎???
Posted by 瑞秋 at May 21,2006 19:14
 
 
 
哈哈哈~
我國小時也常常腳上套著襪子,穿著拖鞋在學校出現。
不然就是書包又放在家裡的某個角落忘了帶出門…
在國小,老師一定以為他班上來了一位弱智學生吧。哈哈~窘事太多了。

tina姐真是位搞笑的人^^
Posted by 小喂 at May 21,2006 21:41
 
 
 
怎麼塞啊....因為我的座位是遺世而獨立的被九位位主管辦公室包圍, 平常周圍是沒有閒雜人等會進出的....

又想到一件事...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 很高興可以準時下班, 所以一下班就馬上衝到樓下停車的地方, 但是突然發現找不到車鑰匙....原來, 滿腦子只想著要下班, 卻忘了把包包"順便"帶下來了...
Posted by 艾莉莎 at May 21,2006 22:52
 
 
 
問一下:
面對你的迷糊事跡,你那天蠍座的老公是否像直樹一樣一付拿你沒辦法的表情?有沒有帶著{寵溺}的笑容啊?.......(我入戲太深了)
Posted by Peggy at May 22,2006 11:06
 
 
 
如果你老公因為你自己忘記帶鑰匙,卻因為在公司開會趕不回來幫你開門而被你罵...我懷疑他還笑的出來...
Posted by 艾莉莎 at May 22,2006 15:24
 
 
 
Tina......那妳還蠻會先發制人的嘛~~
Posted by Peggy at May 22,2006 18:23
 
 
 
呵呵~~ 天蠍座的老公 好像都挺辛苦的 ^^
Posted by 綺桑 at May 22,2006 22:03
 
 
 
你真是個大白吃
認識你這麼多年
還以為你其實很聰明
屁啦
屁屁屁屁屁~~~~~~>
Posted by 可樂那 at May 22,2006 23:0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