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沒在BLOG裡寫下真實的心情了?
不清楚。
似乎是發現家裡來來去去的客人越來越多之後,就停止了吧。
可是今天,突然覺得想寫些什麼。。。。。


妳的文字好灰暗。
很久以前,她對我如此說過。
經由MSN,她一字一句的傳來她對我的看法。
來交換日記吧,我說。
還是別吧,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她說。


她還對我說過,運動完後一小時不能吃東西,否則反而容易變胖這回事。
只是我這人的字典裡向來沒有運動這個名詞存在。
然而,她向來注重的養生,並沒有為她在生命的洪流中爭取更多的立足之地。


我還記得,很久以前的某一天,我請了半小時的假,趁著中午午休時間,到她的辦公室去找她。
在市民大道的某間日式簡餐店,我們一起渡過了愉快的午餐時間。
找個時間再一起吃個飯吧。後來,站在公司大門的某根樑柱後方,她說。
不然沒有時間了。
她伸出的手指,即使明顯的因為化療而有些病理性的黑色素沈澱,然而她那張一如往常白淨秀氣的臉,讓我以為,時間,對她仍然寬容。


當我們愛一個人,會記得一些和他有關的畫面。
失去他以後,只要一想起,他就會出現。
他會出現在那些畫面裡。           <安妮寶貝 八月未央>


悲歡離合。
太多的人事物並非我們不去回憶,就不再存在。
於是後來,所有對她的回憶,只餘下如今躺在公司抽屜裡那一方質感甚佳的毛巾。。。。。



開頭我其實並不是想寫她。
只是就這麼突然的想到了她。


其實一開始,是因為S家裡Jay那幾張在機場鞠躬道歉的圖片讓我心情低落。
從來就不是他們的歌迷,理論上,這則勁爆的消息不該影響到我的情緒。
然而我還是被影響了。
為什麼?
或許是因為這兩天家裡的小朋友分別也染上了感冒,然後,又看到去日本宣傳的某人也被感染了H1N1的消息吧。
我很無聊的想到,如果機場裡Jay的那張臉替換成某人的話,我應該會在電腦前大哭吧。


情緒低落的時候,任何微不足道的事,都會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