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這個詞語,在陌生的彼此之間,是僅只存在於嘴裡的祝福而已,或是,真有可能成為一句神奇的魔咒?
而當人生陷入自以為是的絕境時,選擇,只是當下不得已而為之的舉動而已,或是,其實是一把開啟新人生的鑰匙?



我們都要過的很幸福。
當彼時年少的鄭小襄,笑著對她以為已有女友的任家愷說出她的祝福時;
當彼時同樣年輕的任家愷,當他在他的攝影展上、在被他歸為非賣品的鄭小襄甜美笑容十連拍的作品前,擁抱了他以為已有了親密愛人的鄭小襄,並且,也同樣笑著對她說,就算被命運捉弄,人生還是可以有選擇。的時候,
他們都以為,在互道祝福之後,他與她的人生從此就是兩條各自發展的平行線,再也不會有交集。
然而,命運有時候就是會故意讓人不小心拐了一下腳。
以致於兩道原本以為是平行的線,因為這一拐,於是慢慢的歪斜、靠近、交纒。



八年後,身份證上的名字已經改為陳綺涵的鄭小襄,再度偶遇了任家愷。
此時的她外形邋遢、穿著過時,因為失去愛情而灰敗的臉上已無彼時的青澀甜美,復又因為一時遺忘旋即又想起自己新名字的快速情緒轉換,更是讓任家愷以為自己遇到了瘋女人。
因此,此時的他自然未認出她。
而此時的他又是處在什麼情況之下?
此時的他恰好也因為剛結束了一段不愉快的婚姻,所以失去了彼時的從容不迫與自信優雅的氣度,因此第一時間,鄭小襄也未認出他來。然而,
你可以選擇唉聲嘆氣的過一天,也可以選擇樂觀開朗的過一天。
當他將陷入歇斯底里狀態下的她拉到他的車邊,認真對她說出這句話時,當下的她很快的認出了他。



多年前,就是這句話,讓在醫院裡的她,以樂觀正面的心態取代了原本的愁雲慘霧,開心的渡過了那段有他相伴的被隔離的時光。



故障的電梯中、被隔離的醫院病房裡、哀哀痛哭的飯店房間門口前。。。。。她總是在她最狼狽的情況下,被他遇見。
而他,卻也總是對她說著一句句鼓勵的話來安慰她。
笑很有用的,不但可以安撫自己害怕的心,還可以讓看見笑容的人獲得勇氣。這是在電梯中,他安撫害怕的她的話。
當時的她,聽了這句話後,笑了。
你可以選擇唉聲嘆氣的過一天,也可以選擇樂觀開朗的過一天。這是在醫院裡,他安撫因為心裡不安而憤恨不平的她的話(這句話後來也成了她認出了八年後的他的關鍵句)。
當時的她,聽了這句話後,心裡突然安心了。
被人捅了一刀,雖然傷口會癒合,但是要記住此時此刻為什麼會痛。這是當她在飯店發現自己被背叛的事實而被他接進他房間後,他對幾近瘋狂的她說的話。
而她,聽了這句話後,先是咬了他摀住她的口的手,然後,心情,就平靜了。



笑了、安心了、平靜了。
之於鄭小襄,其實算是陌生人的任家愷,總是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可以在瞬間安撫她失控的心。
而之於任家愷,此時也許仍然尚未將眼前這個悲慘的小女人與當年那個笑容天真的女孩聯想在一起,然而,當他看到她蹲在她的女兒面前,對她訴說著可以以何種方式去懷念心裡真心想見的那個最愛自己的人時,那張笑著流淚的她的臉,卻深深的鑴刻進了他的眼中。



八年後的他與她,雖然尚未得到當年道別時允諾於彼此的幸福,
雖然,此時的她,也許正處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刻,而此時的他,也許也還在可能藏著幸福的荒漠裡尋尋覓覓,
然而,此刻命定般的重遇,
誰說不是命運那隻總愛翻雲覆雨的手,直接了當的替他們做出的選擇呢。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