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治療治療,你現在滿腦子就想要我治療。你可不可以顧慮一下我的立場,想想我的心情還有感受!我只是想要幾個禮拜的時間都不可以嗎!
奕茹與仕德婚後終於有了第一次的爭執,然而,終於爭執的原因卻是如此讓人心酸與遺憾。
但是這次的爭執,卻也是奕茹自從知道罹病後的第一次完全屬於自己的情緒反應。
一直以來那種近乎不真實的對家人的微笑以對,我以為,只是向來善解人意的她對家人的體貼而已。
包括那張在仕德面前看似有信心的笑臉。
而真實的她,其實很害怕,非常害怕。
『我不會讓步的』
然後,對於仕德希望她先冷靜後再談的話語,她如此的回應。



記得其實不算太久之前,當時仕德去到奕茹家樓下,為他因為誤會她的事情道歉時,奕茹對他說話之所以會傷人,是因為說出口後就再也收不回來。
以她這般明事理的個性,我相信,在她脫口說出了那段完全傷了仕德的話語之後,絕對會感到抱歉,然而,卻也因為事關她身上那個雖然尚未成形,卻與她骨肉相連的胚胎,所以她才會以強悍的態度去敵視所有人,包括,
她最親愛的丈夫。



該怎麼說呢?拿我自己的例子來說好了。
記得當年懷孕的前幾個月即一直斷斷續續的出血,三不五時就得去掛急診,醫生說這可能是母體本身黃體素不足,也有可能是胚胎不健全的緣故。
但是那時候完全沒有想到,如果真是胚胎發育不健全的話,即便硬是留下他,也不會有太樂觀的未來。
當時甚至連愛不愛那個男人的這個念頭都不在考慮範圍,只是單純的想讓身上這塊屬於自己的骨血被保留下來而已。
這是自私嗎?好吧,也許是。
畢竟這是自己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奧妙,也是第一次察覺自己身上竟然能夠如此奇妙的孕育著另一個生命,
一個與自己血肉相連,卻又有著屬於他自己的心跳,並且不斷發育長大的生命。



回歸到奕茹身上。
所以,在醫院聽聞采蓉說的可能會採取的醫療方法的第一步,即是中止懷孕之後,隨即頭也不回的對仕德說要回家的奕茹的心情,我完全能夠理解。
因為,理智上告訴自己一定要配合醫生的治療是一回事,但是,真的遇上了之後,被情感支配的自己會如何取捨,又是另一回事。



最後,我一定要說一下,
今天這一整集對我而言最大的亮點是小電視預告裡仕德的那滴淚!
(躺在床上看到昏昏欲睡的我看到那滴淚時整個人精神都來了XDD
期待!!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