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震舒之間的對手戲實在過於零碎,找不到讓我印象深刻的感動點(顯示為怨念很深!)
小舒又無腦到讓我吐血(這世界或許缺乏熱血的人,但絕對不缺白目兼白痴!)
至於優質男二高哲宣。。。。身為會計師,身上被客戶硬塞進要求代保管的錢也就算了,竟然還陪客戶去採購?(他是會計師不是隨身秘書啊!)
更別提要開店的那位靠爸族公主,開店前的掃街資料搜集居然是去同一商圈的商家大買特買?(難不成是用買別家衣服的方式來進貨?妳好歹也先找個工讀生去街口計算一下人流吧!)
(抓狂尖叫中)



呼~~喘口氣先。。。。。(順便灌一口高粱)
嗯。。。。。到目前為止好像都在抱怨?身為愚粉好像不可以這樣?(誰說的!)
所以我決定這次來寫寫被發好人卡的高哲宣好了。。。。。(這算是看到弱者就忍不住同情的心態作祟嗎?)

 

      * * * *

 

告白了之後,說願意給梁小舒時間,讓她回去好好想想她對他的喜歡到底是什麼樣的喜歡之後再回答他的高哲宣,讓我想到很多年前在某個黃昏時分把我叫出門的男孩。
那男孩在把一封折疊到難以馬上拆開的信遞給我之後,在我想直接答覆之前阻止了我,並且對我說出了類似高哲宣對梁小舒說的那句話。



現在回想起來,高哲宣對梁小舒告白之後的心情,應該跟當年我認識的那男孩一樣吧。。。。。明明在看到對方的表情之後,心裡就很清楚會得到什麼樣的答案,卻鴕鳥的不想在第一時間面對,並且在心裡暗暗期待奇蹟會在給對方時間慢慢思考之後,發生。
但其實,並不會。

 

掛斷電話,打開絲絨袋,先看到一串晶瑩的珠子,順手戴在脖子上。
       
綺羅問:「耳朵是男朋友?」
       
薔色側著頭,「算是吧。」
      
「不肯定?」
       
薔色坐下來,「還不是他。」
      
「這樣模稜兩可,肯定不是。」
       
這句話說到薔色心坎裡去,「對!」
       
綺羅說:「真喜歡一個人的時候,絕對沒有誤會。」
      
「是。」
       
薔色雖然經驗不足,也明白感覺第一。
      
「還有,喜歡就是喜歡,絕非同情、感激、憐憫或是友好其它因素。」
       
綺羅講得再正確沒有了。
       
由此可知,耳朵仍然不是那個人。
       
她甚至不會去查探他的真姓名。                                                                  節錄自 亦舒/綺色佳 

 

所以,是否真心喜歡一個人,在腦子察覺之前,心就會先告訴你答案。
愛情世界的構成其實很簡單,只要一方開口了,而另一方也同意了,那麼,兩個人就可以手牽手的走下去了。
因此,在答案從被告白方的口中被說出之前,所有那人展現出的驚慌、所有那人展現出的失措、所有那人展現出的任何難以開口的遲疑,其實指向的都是同一件事。
那就是,你告白的對象,愛的人,不是你。

 

所以也許梁小舒會因為能夠重敍與高哲宣從小即開始的情誼而開心、
所以也許梁小舒會因為下班晚歸回家的路上有高哲宣的陪伴而安心、
所以也許梁小舒仍然將高哲宣生活上的各種喜好牢牢的記憶於心,但是,
對於梁小舒而言,這些代表的都只是她對過去那段單純而美好回憶的懷念並且重溫而已,
與愛情,無關。



而對高哲宣而言,久別的梁小舒在重逢後對他幾乎全然的信任,在他厭惡改變的世界中,帶給他的是一種近乎絕對的安心。
所以如果不是意識到周震的出現會破壞他以為的不變世界,我想,他依然會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默默的陪伴在梁小舒的身邊。



然而,那一天在公車上,當他看到她的眼神明顯的遊移閃爍,對他問出的那個讓她煩心的人是不是周震的問題也明顯迴避回答之後,
從那時候開始,高哲宣自己應該已經清楚的發現,友情,絕對是梁小舒凌駕於其他情感之上的情緒,對他。
梁小舒外顯的情緒,於是改變了高哲宣內心世界裡一直以為的不變,所以他著急的開了口,並在阻止了梁小舒在第一時間就說出他心裡其實已經有預感的答案之後,看著她以幾近落荒而逃的速度,離開。
所以後來的他,才能夠在親眼拆穿了梁小舒因為不知如何面對他,而謊稱說她已經下班回家,並且終於聽到她給出的答案之後,
那麼輕易的就收下了她為了求和而在拒絕了他的隔天,親手做好並送去他公司給他的熱騰騰元氣笑臉蛋餅。



也許兩人之間沒有當情人的緣份,但梁小舒對高哲宣的在乎,以及那份極度不想失去他這個從小到大的好友的心情,全部都透過蛋餅上的那張笑臉,切切實實的傳達給了他。



雖然終究難免心痛,但是我以為,因為高哲宣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所以才能那麼快的釋然,然後,
調整好心情,讓自己微笑著去面對、去繼續等待有一天終究會來到的,
屬於自己的愛情。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