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希望貝吉塔星球永遠不要被找到。』戴耀起無焦距的眼神望向天空,如是的說。
為什麼?周繼薇疑惑的問道。
因為人類,是破壞美好的最大細菌。戴耀起答道。

 

貝吉塔星球,一個只存在於漫畫裡的虛擬空間,卻是戴耀起自小就相信的存在。
長大後的他在理智上自然明白那只是漫畫家的設定,但情感上,它卻成了無法替代的信仰。
那個從來就不可能碰觸到的時空,代表了他生命裡最幸福的一段記憶。
一段仍然有著媽媽陪伴的記憶。
而那段記憶裡,同時也有愛哭又愛跟的周繼薇的存在。

 

回台北的火車上,藉由玩真心話大冒險的遊戲,戴耀起再度向周繼薇問起當初為什麼冒充方紹敏寫信給他的事。
因為我喜歡你。鼓起了十足的勇氣,周繼薇說出了她的答案。
直視進她的眼,然後,戴耀起勾起了他一貫的痞子壞笑,
呼嚨視同大冒險他說。
於是,在滿座的車廂的走道上,周繼薇很遜咖的躲開了他灼人的逼問視線,然後勇氣十足的開始了輸家應得的匍匐前進的懲罰。
一如她自己說的,她的勇氣永遠放錯地方。(笑)



戴耀起真的以為周繼薇在呼嚨他嗎?才怪。
他相信了。
而且打從心底清楚明白了。
從小到大,周繼薇的任何小心思,根本躲不過他的眼睛。
也因此,才會有了之後他對周太太的保證,以及讓周繼薇成為他與方紹敏之間的電燈泡的那一場台北美食之旅。

 

莫名其妙的多了個電燈泡的慶祝殺青的國外旅行變成台北當地美食之旅,自然讓方紹敏打從心裡感到不舒服,特別是當她發現原來她可能才是美食之旅上的電燈泡的時候。
於是她爭、她吵,她離開。
看著她的離開,戴耀起不難過嗎?當然不可能。
戴耀起不愛她嗎?當然也不可能。
那為什麼他沒有追上去,也絲亳不解釋?



方紹敏轉身離開的那一刻,畫面上出現了當年他母親離開時流著淚的臉以及向他伸出的手。
當年的他沒有回應,因為他以為只要自己不接受,那麼母親就會回來。但,並沒有。
後來長大了之後,他才明白,原來當年母親執意離開的原因,是因為她早就被以為可以得到幸福的那場婚姻,磨光了所有。
而此刻的他,我以為,是因為他一直都明白自己在這段愛情裡無法給予對方太多,所以自然沒有理由要求對方留下,因為不能讓想離開的對方,成為另一個戴太太。


離開後的方紹敏找上了周繼薇,要求她解釋那一疊信件的原由。
已經知道戴耀起有著別人都不知道的前女友存在的方紹敏,卻沒有敏感的將那人與周繼薇畫上等號,除了她向周繼薇問起時周繼薇給她的茫然神情之外,妹妹這個身份,確實是個讓人擔心,但卻又會讓人告訴自己千萬別敏感別想太多的存在。
再加上周繼薇以自己所理解的角度,向方紹敏說起當年的戴耀起是如何的為她痴迷。
因此方紹敏回到了戴耀起身邊,而周繼薇果然也在戴耀起向周太太保證一定會讓她回家之後,離開了台北。


彼時騎著腳踏車,阻止了小胖追求周繼薇的戴耀起,此時,對於重新回頭然後說自己什麼都還沒吃的方紹敏,表情柔和的淡淡的說了一句烤魚給妳吃好不好。她水般溫柔的帶笑眼神,暖暖的注視著他移動的身影。
彼時奔跑進戴耀起家想陪他去鳯梨家PK的周繼薇,此時,在即將離開的台北城裡,與袁方先是交換了彼此的電話,後又在小小的餐巾紙上交換了彼此的姓名。他水般溫柔的帶笑眼神,默默的看著紙上他寫著的小小的名字旁的她大大的筆跡。


這水般的溫柔,於是開始在這四人原本即已不算平靜的心湖裡,泛起了漣漪。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