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和載仁交往的是女人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啊?』終於也聽說了李載仁有交往中的女子一事的他的母親,找上了會長問道。
什麼都沒有。在社會上對載仁一點幫助都沒有。』會長說。
言談間李載仁母親的語氣漸漸強硬,『難道爸爸您是為了防止載仁進公司嗎?如果是那樣,我不會看著不管的。
你覺得如果載仁不喜歡的話會交往嗎?』會長了然於心的回應著。

 

如果不喜歡的話。。。。。

 

心漸漸的淪陷,在每個忍不住偷笑的瞬間。
之於李載仁。

當他看到路痴的她在遲到許久後終於來到他眼前卻仍處於迷路的狀態時。
當他見到個性單純的她因為他說不許而認真的煩惱起該如何稱呼好友的哥哥時。
當他想起因為他硬是要進入她的租處她的可愛慌張與她閃躱他的吻之後的倉皇失措時。
當他在午夜時分終於撥通她的電話並三申五令的對她說這不許那不行時。

 

我也沒奢望他會喜歡我,見面的話也都是在處理公司的事。』金多賢對著好友賢真抱怨著。
所以委屈了嗎?』賢真問道。
也不是完全沒有,但是徹底明白了一點。
賢真好奇了。什麼?
不要以為見了幾次面就自以為是。不要被那個男人迷住了。就當做是練習談戀愛了。』金多賢邊比著奇異的手勢邊說道。
我說,妳是在背咒文嗎?
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就只能背咒文了。嘆著氣,金多賢無奈的回答。

 

如果不行的話。。。。

 

心漸漸的墜落,在每個忍不住驚慌的時刻。
之於金多賢。

當她被好友賢真發現原來她己經與李載仁有過親吻時。
當她在迷路許久後突然聽到他熟悉的聲音並且一轉身發現原來他就在她身後時。
當她拒絕李載仁在她住處廚房的索吻後邊心跳失速邊幫自己打氣說自己做的好時。
當她終於在午夜時分接起他的電話並聽著他三申五令的對她說這不許那不行時。

 

  掉進情網
  是迷人的地獄踡伏著的焦灼的心
  像是預備好行兇的老虎:火焰在我膚下狂熱的舔舐。
  你漫步進入我的生命,大於我的生命,如此美好。
                    —— 你/凱洛.安.達菲


愛情其實早己悄悄的降臨在他的身邊,只是他尚未察覺。
此時的他,也許仍然以為自己過去未曾有過的舉動,比如夜半時分與金多賢的電話聊天時的自在、比如試著去安排與金多賢除了工作之外的約會時的愉快,只是由於身為他好友的朴律師的建議所影響。
愛情其實也早己靜靜的落在她的身上,只是她尚未發現。
此時的她,也許仍然以為自己過去未曾有過的感受,比如夜半時分接到李載仁的電話時的雀躍、比如赴李載仁以約會為名的工作邀約時的忐忑,只是因為那紙說好跟他認真交往六個月的契約的作用。

 

也許此時的他仍無法理解,為什麼女人會那麼在意男人的陪伴與跟隨。
也許此時的她仍無法明白,為什麼男人會因為投入工作而忘卻外在事物。

 

但愛情,其實
就在後來他尋上她所在的屋塔房、
對她說我們去吃飯吧我餓了、
並在夜半時分的餐廳對她訴說他的為何失約、
然後硬是拖她坐到他身邊、
但卻不小心因為他太累而睡著後仍然緊握住的她的掌心之間,緩緩的流動。
從彼此之間的掌心。慢慢的。滑進了。他與她的,
心。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