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載仁來說,多賢小姐就像是不合腳的鞋。突然的偶遇,讓韓珠熙硬是湊到了正在試鞋的金多賢面前,不懷好意的這麼對她說。

金多賢忍住怒火,硬是擠出了在面對討厭的人時所能展現出來的最甜美笑容,不是,載仁是個比想像中還要隨和的男人。也許珠熙小姐妳並不知道。鞋也要穿上試試才知道。

伶牙利齒的金多賢,以一種"我男人我了解"的語氣,瞬間擊倒了韓珠熙。

 

對於韓珠熙的一再刻意挑釁,儘管這一回合由金多賢得分,但她還是生氣了。

她的生氣,是因為在乎;因為在乎,所以感到嫉妒;而嫉妒,則是因為她早己在不知不覺間,在這場以為只是六個月的工作契約中,投入了感情、放進了真心。

 

* * * * *

 

就到此為止吧。我不是妳的玩具,不要想著隨便拿著我玩。讓我非常不舒服。對了,還有,妳不要隨便叫我的名字。突然傳出的與韓珠熙的婚訊,讓李載仁氣炸,偏偏這時候又讓他在酒店裡遇到韓珠熙,讓他立馬對她挑明立場。

始終認為自己沒有要不到的東西包括男人的韓珠熙,一時間拉不下臉,只好說以後會改口,是啊,叫載仁啊,有點輕浮了。在公眾場合上就叫你載仁吧。

那個更不行,沒有妳能叫我的稱呼。所以就別叫我了。』沒想到,她自以為的以退為進,被李載仁更無情的拒絕了。

 

李載仁其實並不在乎韓珠熙是否在他身旁像蒼蠅般的繞來繞去,因為他對她根本無視。

不是都這麼說嗎,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漠然。更別提當年他與韓珠熙的那場婚約之間,存在的只有利益的交換,沒有愛,沒有真心,也沒有感情。

 

* * * * *

 

然而這般對待韓珠熙的李載仁,卻無法無視金多賢對他生氣,進而不接他的電話的行為及舉動。

這樣對他的金多賢,讓他的心整個慌亂不已。

身為觀眾沒有機會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三年前的李載仁與韓珠熙之間如何相處,但以先前朴律師要他好好用心談戀愛,他卻回說現在上床還太早之類的對話來推斷,這男人,也許有過不少女人,但卻沒有真切的認真的小心翼翼的談過一次戀愛。

因此,初與金多賢簽訂了契約的他,

會趁著剛好公司有活動而順便約她。因為他得履行與她固定見面的約定。

會對她提議的來個真正與公司活動無關的約會而感到訝異。因為他覺得可以一舉兩得的事為什麼要分開做根本浪費時間。

會要求她跟其他男人保持距離甚至包括稱呼。因為那樣的稱呼讓他覺得刺耳不舒服。 

 

而在面對韓珠熙時幾乎總是能在唇槍舌劍佔上風的金多賢,卻常因為李載仁說出口的言詞而生氣。

這個總是讓她生氣卻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的李載仁,讓金多賢感到無可奈何。

身為觀眾不清楚除了多次與男人的相親經驗之外,金多賢是否有跟其他男人認真交往的經驗,但從她明明還年輕,她爸媽卻一直不斷的介紹男人與她相親這點來看,就算談過戀愛,次數也不會多。

因此,初與李載仁簽訂了契約的她,

會因為他總是以參加公司活動而順便的約會而感到不高興。因為對仍保有少女心的她來說這根本不是約會。

會因為他沒想過在工作之外抽出時間來與她約會而感覺失落不受重視。因為玄真跟她說男人若真的在乎女人的話再忙也會抽出時間。

會因為他霸道的要求她不要與她身邊一直以來有往來的男人繼續連絡而感到委屈。因為那明明就只是跟她一起長大陪在她身邊的朋友而己。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不知不覺中,  

他會開始想辦法擠出時間去見她,雖然口中總愛抱怨不公平,但沒辦法,他就是想見她。 

他變得喜歡逗弄明顯在吃醋的她,雖然吃醋的她會對他生氣,但他就是覺得這樣的她很可愛。

而她,一邊開心著他的轉變,但卻也開始,感到害怕。害怕自己會陷進他編織給她的溫柔情網中、害怕當那天到來時,無法自拔。

所以她隨時克制著提醒著自己,不敢輕易地放肆縱情。

 

即將到來的那一天,九月二十四日,其實只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日子,但在契約簽訂之後,那個平常的日子,卻成了一個他與她之間的緊錮咒,

而咒語,則是那幾個大剌剌的寫在桌曆上的日期方格中的醒目紅字,"契約終止"。

 

他與她初初在那小小的四方格中寫上它們時的雀躍心情,隨著時間分分秒秒的流轉,慢慢的消失,慢慢的,被不捨取代。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