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下雨天。

初遇的那個雨天,你的眸直視著她刻意閃躲你視線的眼。你的人罩在你手中所持的傘之下。擦肩而過之後,你的腦海閃過的是她人生的片段剪影。

後來的那個雨天,你費勁的找到了負氣說不召喚你的她。你手中的黑傘罩住了她。然後,她把那片她護貝後仔細的沿著葉面輪廓剪裁的楓葉,給了你。

 

那片楓葉。

在魁北克時,看著你在伸出手的瞬間就撈到的那片她想抓取的楓葉,她其實有點心慌。

"抓住飄落而下的楓葉,與並肩同行的人的愛情終將實現。"

你問她時,她如此的回答。

當時的你認為這個說法只是出於她的信口開河,你的眼神並且顯示出你的不以為然,然而,這卻是她的真心以為,是自小就看盡人情冷暖的她難得浮現的少女心。

一如另一個雨天的那束花。

莫名其妙被召喚至她眼前的你,因為她的要求,而將你手中的花束交給了她。

"蕎麥花,花語是戀人。"當時的你說。

她隨口對你要求的生日禮物卻得到了你瞬間的友善回應並且給了如此飽含深意的說明讓她感到開心卻也訝異。當時的你,迎上的是她的靜默。

但後來,她會刻意避開不想見的人,跑回那個她己經離開的不算家的家,只是為了帶走早己乾燥的它。

 

 

其實都在乎了,你與她,對於你們的相遇。 

你早就認定了她。

"如果我說我不願意當新娘會怎樣?"她如是問。

"那劍就拔不出了吧。這件事只有妳能做到。"你如是回。

而她,也理解你。

"獨自一人活了太久,容易孤單喜怒無常,性格孤僻喜歡陰暗潮濕,給人類賜福降禍,不會組成家庭,所以我才會被放置在酒店。"因為了解你,所以對於將她安置在酒店房間的你,她如是的說。

 

你對她說她之於你無法發揮實質效用所以她不是鬼怪新娘,但卻又因為她說不再召喚你讓你可能無法再見到她而鬱悶傷心 。

她對你說她沒有生氣只是不想因為對你沒效用卻又讓你幫她的忙浪費你的時間,但又因為周遭放眼所及大量的有鬼怪字樣的招牌而心煩意亂。

雖然彼此都不好過,但看似應該老練且己經活了九百三十九歲的你,在愛情面前,居然青澀如少年,而,

年方且才十九的她,在愛情面前,也許偶爾慌亂,但多數時候卻淡定依舊。

 

為什麼?

因為存活了九百多年的你,就算每個人的每世生在你眼前如同一幕幕重覆上演的走馬燈,讓你看似了解紅塵人世的百種樣貌,但其實,從來就衣食無虞,生活有專人照料的你,真的,根本就沒有機會品味現實。

而她,雖然只是個剛過十九歲生日的女孩,但在人情世故上,卻是個早己嚐透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味的女人。

 

突然想到很久以前我曾經遇到過的一個老闆說過的話,他說"我從小就對金錢沒有概念,對於物價更是無感,所以如果你們覺得我們的商品價格或是我給你們的薪水哪裡有問題,一定要跟我說。"

 

你,讓我想到那個老闆,而她,則是他手下的員工。

你與那老闆同樣的不知道人類為了錢而不得已得為五斗米折腰的苦,對應的,是如同我們這些員工般的她那三句不離口的錢。

她開口閉口的五百萬,也許戲謔也許真實,映照出的,卻是她辛苦的等同於自食其力的十年歲月。

而你的不給,並非拿不出手,應該也不是以為她在開玩笑,畢竟她多次真真假假的對你開過口。

我想,你期待的只是希望她因此而有了隨時可以召喚你的理由吧。

因為生活的匱乏而對神祈求的理由。

這樣一來,你就不停的有可以見著她的機會。

 

在你千方百計的尋到她的那個下著雨的海邊,你手中的傘面上不斷滑落的雨珠,映襯著傘下的你與她的悲傷容顏。

因為你對她說了要離開。

她於是,主動的找上了你的住所。然後,

"我看的到,這把劍。"在地獄使者對你的不滿背後,她對你說出了你一直以來最想證實,但其實你並不見得想聽到的那句話。

我知道你不想,因為她說出口的那瞬間所爆出的雷擊與閃電。

 

"妳想長生不老嗎?即便除了妳之外,其他人都會隨時間流逝。"後來,聽到切著牛排的她口中說出長生不老這個詞時,你好奇的問。

"不是還有你嗎?你陪在身邊的話,我覺得活多久都沒關係。"後來,口中吃著甘甜多汁的牛排的她,笑瞇著眼說。

 

在你們的相遇之後,之於你,也之於她,除了在乎,也許已經多了更進一步的深層感受。

然而現在這個終於將你留下來的她,比起早己深陷進她並非刻意編出的情網的你,

也許,我說也許,

只是情竇初開的心動,以及捨不得這些有你的存在的奇妙且令人感動的瞬間而己吧,我想。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