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對勁。

這是盛燦觀察芙琳一整個下午之後所得到的結論。



這一天下午,芙琳突然來到盛燦的宿舍找他。

「怎麼來了?」
這是盛燦開了門之後,見到站在門外正衝著他笑的甜蜜而燦爛的芙琳時,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
她的突然到訪讓盛燦覺得奇怪,畢竟,他租住的宿舍是在學校附近,而學校所處的地方離台北有一段不算短的距離。
而且,這是她第一次主動到他的宿舍找他。

「下午休假。」她說。
斜睨著他,她繼續故意的說,「為什麼我覺得我來找你,你好像不怎麼高興?」
「我很高興,真的。本來我就沒什麼表情的,妳知道。」盛燦知道她在佯裝生氣,所以也很配合的故作緊張。

芙琳沒有正面回答她突然跑來的原因,而盛燦也貼心的沒有繼續追問。
「今天天氣很好,出去走走吧。」
一把抄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盛燦拉著芙琳往外頭走了出去。
本來他四點有一堂課,這也是他會留在宿舍的原因。
這一堂課的教授雖然不常點名,但只要偶爾點名時沒被點到,就難逃重修的命運,但是管他的,這是芙琳第一次主動來找他,他只想陪著她。



盛燦的學校位於台北近郊一個靠海的小鎮,這個很久以前原本只是個漁村的小鎮,近十幾年來因為交通方便,成了著名的觀光景點,即使不是假日,依然有著川流不息的人潮及車陣,就連原本僅只是溝通河岸兩地的交通工具的渡輪,也成了觀光客必遊的重點之一。

所以盛燦帶著芙琳來到了碼頭。
「我們要去搭渡輪嗎?」
「妳想搭嗎?」
「不想,」芙琳搖了搖頭,「我會暈船。」
「那很好,」盛燦得意的笑了一下,「我們並沒有要搭船。」



盛燦拉著芙琳的手沿著河堤一直往下走,週遭的人群隨著他們腳步的逐漸遠離碼頭而越來越少,鼎沸嘈雜的人聲以及商店的擴音宣傳聲也漸漸的被他們抛在了後頭。

走了好長的一段路之後,他帶著她,來到了河堤的盡頭。
這裡的風,很大。
雖然有陽光,雖然穿上了外套,但是不住的往身上吹拂過來的十一月的海風,仍是讓人感覺有些許寒意。
盛燦擁著芙琳,在堤防上席地坐了下來。
「我很喜歡這裡。」凝視著前方海面上的點點漁船,他淡淡的說,「只要心情不好,我就會一個人跑到這裡來吹吹風。」
他轉過頭看著芙琳,「只要一吹了這裡的風,所有的煩惱就會不見了。」
「有點冷。」
盛燦的視線讓芙琳的心倏地一緊,於是以冷為藉口,技巧地將頭埋進了他的胸口,躲開了他的注視。
聽聞了她的話的盛燦,只得將懷裡的她擁得更緊一點,他感覺得到她的不對勁,但既然她不主動說,他也不想逼迫她講。
他們誰也沒再開口,而周遭除了遠處傳來的車聲,以及陣陣的波浪拍打堤岸的聲音之外,再無其他。



芙琳的反常,是因為這一天上午,她見到了韓昕。
她剛到公司不久,就接到樓下的總機妹妹打內線電話上來告訴她,樓下櫃台有人找她。
「是個長的很好看的男人喔。」
電話裡總機妹妹的聲音聽來頗為興奮,讓她一度以為是盛燦跑來找她,但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因為總機妹妹是認識盛燦的。
她狐疑的下了樓,然後,電梯門一打開,她就看到了他。
剛巧有廠商來洽商,將櫃台前擠得人山人海,而他站在一群來洽商的訪客之間,卻仍是讓她一眼就見到了他。
她的心臟差點漏跳一拍,呼吸也突然覺得不順了起來,她甚至不由自主的全身開始微微地發抖。
她多想趁著這一陣混亂時按住電梯的關門鍵,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偷又上樓去,但該死的,眼尖的總機妹妹看見她了。
「芙琳姐,這邊。」總機妹妹用她甜美可人的聲音朝著芙琳大喊。
芙琳只得硬著頭皮跨出了電梯。



她故作鎮定的走到韓昕面前,什麼話也沒說的只是盯著他看。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又出現在她面前,她不想問,也。。。。不敢問。
倒是韓昕開口了,「好久不見。」
他仔細的端詳著她,繼續說,「妳的氣色看起來挺不錯。」
聽到這句話,她的火氣突然冒了上來。
「我的氣色不錯讓你失望了是嗎?沒有你我也過的很好讓你失望了是嗎?」顧慮到周遭滿滿的人,芙琳雖然生氣,但音量並不大。
「我。。。。」韓昕一時詞窮。
他本來就不擅言詞,雖然早有預感芙琳乍見他時肯定不會有好臉色,也不會有什麼好話,但她生起氣來的犀利言詞,仍是讓他為之語塞。
「妳。。。。冷靜一下,我們中午一起吃個飯,我再好好的跟妳解釋。」韓昕努力的對她說出他想說的話。
她還來不及拒絕,就聽到總機妹妹再度朝她喊著,「芙琳姐,樓上說妳家老闆找妳,要妳趕快上去。」
「趕快上去吧,中午十二點,我在樓下大門口等妳。」他對她微微一笑,揮了揮手之後,轉身離開。



上樓之後的芙琳火速的向她的老闆請了假,並且火速的在十一點半時離開了公司。

她不敢見他。
她不敢單獨跟他在一起。
先前在Pub的那一眼糾纒,讓她清楚的明白,縱然經過了這麼久,但因為一開始並沒有正式的告別,事情,自然也就並沒有真正的過去。
所以她害怕。
她控制不了她那顆想見他的心的事實,讓她害怕。
於是,這次換她選擇逃開。



所以,芙琳跟著盛燦來到了這個有點寒冷的堤岸上。

所以,此時此刻的她,正被盛燦緊緊的擁在懷中,汲取著由他的身體所傳過來的溫暖。
這樣的溫暖讓她心安,也讓她不安的心情漸漸的平緩了下來。
「肚子餓了。」
「什麼?」她抬起頭,因為舒服到差點睡覺,所以沒聽清楚他說的話。
「我說我肚子餓了,而且天色也暗了,我們去吃飯吧,再待下去真的要感冒了。」
盛燦站起身,順便將她一把拉了起來。
芙琳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天色真的暗了,她居然不知不覺的跟他在這樣的海邊吹著海風的待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
她順從的被他拉著手往回走。
順著視線,她看到他那只厚實的手掌整個包圍住了她不算大的手,他掌心的暖意透過她的手,暖和了她的心,讓她突然有股衝動的想就這麼跟他一直走下去。。。。
永遠不放手的走下去。。。。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