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寫,譬如,「夜鑲滿群星,
而星星遙遠地發出藍光並且顫抖。」

夜風在天空中迴旋並且唱歌。

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我愛她,而且有時她也愛我。

如同今晚夜色,我曾擁握她在懷中。
在無盡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她愛我,有時我也愛她。
怎麼會不愛上她那一雙沈靜的眼睛呢?

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去想我並不擁有她,感覺我已失去她。

去聆聽廣闊的夜,因沒有她而更加廣闊。
而詩句墜在靈魂上,如同露水墜在牧草上。

我的愛若不能擁有她又有什麼關係?
夜鑲滿群星而她並未與我同在。

這就是一切了。遠處有人唱著歌。遠處。
我的靈魂因失去了她而失落。

我的視線試著要發現她,好像要把她拉近一般。
我的心尋找著她,而她並沒有與我在一起。

相同的夜讓相同的樹林泛白。
彼時,我們也不再相似如初。

我不再愛她,這是確定的,但我曾多愛她!
我的聲音試著找尋風來碰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如同她曾接受我千萬個吻一樣,她將會是別人的了。
她的聲音,她的潔白身體,她的無止盡的雙眼。

我不再愛她,這是確定的,但也許我愛她。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憑藉如今晚的夜色,我曾擁她入懷。
我的靈魂因失去她而失落。

這是她最後一次讓我承受的傷痛。
而這些,便是我為她而寫的最後的詩句。

 

二十首情詩與絕望的歌


聶魯達 著/ 大田 /1999.07.26出版
定價:200 元 /特價:200
這本聶魯達二十歲時寫就的薄薄冊頁,赤裸而原始的記錄了一個天才而早熟的詩人,對愛情的追索與情欲的渴求。

 

===========================================

這個年紀的我們,或多或少有些難忘的過去。也許它原本就純真無瑕,也許是經歷了歲月的洗禮之後,回憶美化了它。

不管如何,初次的感動,總是最美、最令人難以忘懷的。

某人的故事,讓我想到這首詩中的這句話。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一段從未開始的戀情,讓我們在髮蒼視茫後,想起彼時的悸動,內心仍覺得甜蜜;比起真實的交往後,難堪的分手,之後再也不願想起對方,這兩樣結局,熟好熟壞?

 

又想到一首很久以前的歌,鄭智化的{用我一輩子去忘記} 

突然忘了揮別的手 含著笑的兩行淚
像一個絕望的孩子 獨自站在懸崖邊

曾經一雙無怨的眼 風雨後依然沒變
匆匆一生遺忘多少容顏 唯一沒忘妳的臉

飄過青春的夢呀 驚醒在沈睡中
我用一轉身離開的妳 用我一輩子去忘記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