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筆劃。他跟她的名字,有著相同的數字密碼。


剛發現這個巧合時,她的心底小小的雀躍了一下,之後,只要有寫自己名字的機會,她總會小心仔細地邊寫邊默唸著筆劃數。
這讓她有種偷偷寫他名字的興奮,在每一次書寫自己名字時。

 

後來,她一度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敢寫下,在他決定退回朋友的位置之後。
那之後,即使只是無意間看到那三個代表他的符號,也會讓她不由自主的心悸。
一如那次無意間喝下太多Espresso的後果。

 

只是心悸。雙手不受控制的抖動。難受。卻流不出淚。在人聲鼎沸的麥當勞二樓座位上。
簡直欲哭無淚。
他看著她,笑著說。
我難過的快死了,你卻只是在一旁看。
她看著他,笑罵著。

 

語成讖....

 

後來的她難過的快死了,他卻只在一旁遠遠的觀望。
我們只是朋友,朋友有朋友的分際。
他沒說出口,可是她懂他,透過他的眼神,她知道,他是這麼想的。

 

如果未曾跨越友誼界線愛過一場,她不會如此在意他的刻意疏離。
然而,他們愛過了。
愛過。笑過。痛過。哭過。
然後,他決定放棄,轉身離開。
放手。轉身。離開。。。。原來一點都不難....對他來說。

 

看著窗外不遠處那扇斗大的白底黑字招牌,四十一劃的數字密碼,該是改掉的時候了。她想。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