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畫面定格在那個瞬間。
小入江會遺傳爸爸的冷然個性及惡作劇的天份嗎?他也會有入江那對眼尾上揚的桃花眼嗎?
亦或是小琴子遺傳了媽咪的迷糊性格?她是不是也會遇到一個像爸爸這樣的男子跟在身後保護著她?
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
入江的關心、琴子的訝異、週遭眾親友的嘩然,全都彷彿被突然滴落的樹脂包圍,凝結成晶瑩剔透的琥珀後,凍結在那一瞬間。

 



在四十五歲的夜裏
忽然想起她年輕的眼睛
想起她十六歲時的那個夏日
從山坡上朝他緩緩走來
林外陽光眩目
而她衣裙如此潔白

還記得那滿是茶樹的丘陵
滿是浮雲的天空
還有那滿耳的蟬聲
在寂靜的寂靜的林中    《席慕蓉 青春之二》



 


很好奇,當四十五歲的入江回想起與琴子的青澀歲月時,第一個浮現腦海的,會是什麼樣的畫面。
送情書給他,被他當眾拒絕的琴子?
呼應金之助的募款時,生氣的對他說迷戀他這種人兩年,真是浪費時間的琴子?
拿著他小時候的照片威脅他,要求他教她功課的琴子?
畢業典禮後,因為被他的同學嘲笑,憤而公開他小時候的照片,說著不要再喜歡他了的琴子?
我不知道入江會想起哪一個琴子,然而,在定格的那一瞬間,活生生浮現在我眼前的,是各式各樣為了入江而努力的琴子的身影。
她的努力及似可征服世界的活力,攻陷了他封閉的心,讓他甘願從此沉淪而無悔。


有人說,生活從卸下白紗之後開始。
但是對入江直樹及相原琴子而言,卸下白紗之後開始的,不僅僅是生活,也是愛情。
於是,
我看見了那個認真生活,努力挺直小小的身軀,只為將生命中的熱能傳給入江的琴子;
我看見了那個即使一見血就臉色慘白,卻堅持當上白衣天使,只為了可以成為入江身邊那雙有用的手的琴子;
我也看見了那個即使不捨,卻仍在入江的懷裡哭著說我們都要努力,然後放手讓入江前往追尋夢想的琴子。
我還看見了那個不輕言愛意,始終默默在琴子的背後付出關心的入江;
我還看見了那個說因為琴子才讓他懂得生命中的喜怒哀樂的情緒,所以我需要的是她的入江;
我同時也看見了那個聽到琴子哭著說我到死都不離開你了時,卻只是在嘴角掛著笑意,說了句我覺悟了的入江。
因著上述那些印記,他們的婚姻生活及愛情故事,在闔起書頁的剎那,以另外一種型式,永遠的存活在我心中。

 


畫面被定格,書頁被闔起,而生活,仍在繼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