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1當天晚上,我跟老公住在哪裡,我完全沒有印象了。

隔天一早,知道住在東勢鎮上的老公阿姨一家人都平安,租屋處的屋況也還OK,只是因為恐懼,所以跟著其他的鄰居一起住到附近的國小去。早上七點多,老公騎著摩托車載著我去找阿姨,在石崗附近的一間早餐店買了好幾份早餐,打算送去給阿姨一家人吃。

到了國小,發現慈濟已經進駐為鎮民服務了。操場上搭滿了帳棚,操場一角搭了個棚子,煮了好幾大鍋熱騰騰的麵,份量多到完全不需搶食。我們找到了驚魂未甫的阿姨,聽著阿姨訴說事發當時的狀況,頓時覺得--平安就是福。

阿姨說起先是左右搖晃,接著像是有人拿著篩子篩東西似的上下震動,然後,就出現了房子倒蹋的聲音,此起彼落。大家倉惶的逃出屋子,屋子被震垮的人,無家可歸;沒被震垮的,也不敢進屋了,就集合到附近的國小操場去。整夜救護車的聲音不斷,鎮上的幾間小醫院亂成一團。

見過阿姨一家人,我們搭上小叔跟朋友借的吉普車,繼續昨天未完成的攻頂行程。

車子經過的馬路到處都是裂痕,路兩旁的房子也都歪歪倒倒。開著車子,我們先回去公婆在鎮上的房子看看情況,那間房子是老公他們兄弟姐妹們唸書時住的。房子還在,沒有倒,只是一樓地面從大門到後院,裂了一條縫。屋子裡的沙發不止是移位,還翻倒了過來;鐵櫃也倒了。

順便與鄰居寒暄了一下,還好大家都平安,只是對面鄰居剛增建好的廚房,整個垮了下來。

沒時間留下來整理,我們繼續往山上出發。

昨天擋路的那塊巨石,已經由國軍出動機具處理了(順便一提,921之後的鎮上,簡直像是由軍隊接管了,到處都是阿兵哥),所以我們的吉普車可以往山上開去。通往山上村落的路上,兩旁的山壁不時的出現大大小小的落石堆,路面上也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碎石,小一點的,吉普車可以直接避開,大一點的,就得由大家下車一起推開。

半路上遇到了也要上山的救護車,好像是說山上有戶人家家中的產婦快生了,要求下山待產。救護車就這麼一路的跟我們一起停停走走(因為不時得下車推開擋路的大石頭),好不容易,終於到了山上。

但是,通往公婆家的那條小小的小路,完全崩塌了。還好,路,是人走出來的。有條不算是路的小路,可以由另一戶人家的菜園,經由小水溝,再繞到另一戶人家的果園,通到公婆家的院子。

終於,9月22日中午,我們抵達了目的地。見到了可愛的恩恩。

921歸鄉旅途之歷盡艱辛任務,終於圓滿達成。

 

後來,阿媽、婆婆跟恩恩跟我們上台北住了好一段日子。公公呢,則堅持留在山上善後。

那一陣子台北分區限電,很多公司都自備柴油發電機;下班的路上常常沒有路燈,摩托車騎在昏暗的路上,感覺萬分淒涼。很多民眾及公司行號自動自發的發起募捐,捐棉被、捐食物、捐水、捐出一日所得,第一次覺得台灣民眾是如此的團結。

921之後沒幾天,又來了一次很大的餘震,也就是凱特說的讓她摔下樓的那次餘震。那次讓凱特躺在床上一星期的餘震,讓我一位同學因此而身亡。同學在南投山區被落石砸中,送醫急救後一星期左右不治。公祭儀式上,他那懷著七個月身孕的老婆,透過麥克風傳出的陣陣啜泣聲,讓我一輩子難忘...

 

後記:因921地震而父母雙亡的孩子(未滿一歲至十八歲)共計134人。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