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為,我是住在沒有鄰居、樓上樓下的住戶互不往來的那種人際關係冷漠、疏離的大城市(因為我幾乎都不認識,即使認識,也只是見面時點個頭、笑一下而己)。
直到我接到一通電話...

 

電話是跟我住同一社區的親戚打來的,問我房子是不是要賣了。

「蛤?什麼,房子要賣了?妳是問我現在住的這間房子嗎?」真是突然,我怎麼不知道我的房子要賣了?

「對啊。」親戚很篤定的回答著。

「妳確定妳沒有問錯人嗎?不會是我哥要換屋,所以要賣房子吧?」哥跟我住同一社區,之前有聽說想換屋。

「不是啊,是說你們家要賣啊。」

「妳聽誰說的?」

「那你就不用管了。我只是想問一下妳為什麼想賣房子而已,沒有就好了。」這時候親戚反而守口如瓶了。

突然,電光石火間,我心裡有底了,很想直接去把那些亂嚼舌根的所謂鄰居們給砍了。

 

我只是想把現有的房貨轉個比較低利率的方案,因為算是轉貸,很多手續得重來,所以銀行行員就到我們家來重新鑑價拍照。
推測是那些整天守在社區大門的無聊的鄰居們,看到銀行的人進出,就以為我們家要賣了。


還好沒被傳成我們家要被法拍了。
或者,其實已經被這樣傳了,只是親戚沒告訴我?

 

反正就是一句話,人言可畏。
還有,我開始懷念起剛搬來,一個人都不認識的時候了。
我就是孤僻啦,討厭那種雞犬相聞的感覺。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