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 韋莊

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
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叢宿。
此度見花枝,白頭誓不歸。

 

年少春衫薄。
仍然很清楚的記得多年前那個陽光麗麗的下午,我們在阿菁家那間大大的書房聊天。
當時的國文老師要我們自訂作文題目,我喃喃的抱怨著不知該訂什麼題目時,阿菁說出那五個字。
什麼意思?我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她答。
終究還是沒採納她的建議,因為當時的我完全無法體會,所謂字面上的意思到底是啥意思。


年少春衫薄。
因為年輕,所以有放肆的本錢。
多年後的現在,當我們都已為人妻為人母後,終於明白。原來當時我們也放肆過。
但十七歲的我們其實不算愛玩。
雖不太將心思放在功課上,倒也循規蹈矩,所謂的叛逆大概也只是偷偷將頭髮裡層打薄,或是偷剪瀏海,然後偶爾跟另一間高中的學生聯誼一下罷了。
因為太年輕,因為高三生活的壓力太大,所以才會抓緊任何可以喘息的時間,恣意的揮灑著青春。


終於懂了,但那天下午透過落地窗灑下的大片陽光,卻永遠停留在那個片刻,不再復返了。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