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在 突然發現我的世界靜了下來 衍生一種失落的感概
我明白 我的心開始起了微妙的變化 亂了節拍


「哥哥!琴子子要走了!太好了!有琴子子在,只會防礙我們兩兄弟,再下去,我們的腦袋也會傳染到了!」 裕樹衝進房間,高興的對直樹說著。
「要走了嗎?終於...可以恢復原來的生活了。」
長久以來,已經習慣琴子亦步亦趨跟隨著的直樹,面無表情的面對琴子的搬離。


原本以為,終於可以恢復原來淡然平靜的生活了。
但是,直樹卻看到──
媽媽仿佛失去自我似的無精打彩。
弟弟仍不知不覺就進了自己的房間。
甚至連找字典時,打開抽屜看到琴子送的按摩器,都會陷入沉思狀態的自己...
直樹知道,一切都不一樣了...
他再也不是當初那個喜怒不形於色,冷冷的對著琴子說「我...討厭沒腦筋的女人。」「妳在不在這兒,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的那個男孩了。


後來 我試著把回憶 用八倍速度倒帶  
愛就像一個喜歡惡作劇的小孩 喜歡不按牌理的牌


妳在不在這兒,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所以,妳也別來影響我的生活。」
似乎對以後的生活有著不妙預感的直樹,對著因二級地震而搬到他家的琴子,下了這樣的馬威。


「妳連情書都敢寫給我了,當然不在乎,有什麼謠言對妳也不算什麼,但對我卻會造成大困擾!拜託,不要再擾亂我的生活了。」
被琴子拿著自己連想都不願意回想的往事威脅的直樹,迫於無奈,只好以教琴子功課來做為取回照片的交換。沒想到,不小心睡著的直樹與琴子的模樣,被直樹媽媽拍了下來,並且,照片陰錯陽差的被公佈在佈告欄....


「妳為什麼要那麼拼命呢?偏偏那麼努力卻又沒有什麼收穫。我實在很羨慕,我也很想體會一下那種感覺。」
被琴子設計(?)幫F班同學補習完的直樹,納悶的對琴子說了這樣的話。


「對我來說,妳實在沒做過什麼好事...學校謠言滿天飛,被妳拖著替人補習,連考試都被拖累。但是,這一切還是很有趣。」
「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是我從來沒有遇過的...妳給我帶來了全新的體認。」
琴子得知自己為直樹所做的平安符,卻為直樹帶來了一連串的災難後,自責難過的偷偷躲在廚房掉淚,卻因直樹的這一番話而破涕為笑....


「我沒唸T大,完全不能怪妳。」
「再說,有妳在,日子比較刺激,也比較有趣,所以我覺得這樣下去也沒什麼不好。」
看到因盲腸炎而自認擔誤了直樹的前途,所以打算偷偷離家出走的琴子時,直樹對她這麼說著。


「我喜歡你的事,每個人都看成笑話!」
「所以,我不打算再喜歡你了。」
因為琴子說的這些話,直樹,吻了琴子。
並在一吻之後,惡作劇的對琴子吐了吐舌頭...


「我...在不久之前,還從來沒有說過類似糟了的話,或為了某種物慾或不妙的事而感到焦慮不安。...想起來,說不定這正是妳所給我的試煉也說不定。」
「比起那種完全沒有挫折的人,像這種接受試煉的人生,不是更有趣嗎?」
「不是不願意和妳同住一個房子內。」
「只是難以應付,不是討厭。」
與琴子第一次的約會(?)就不幸落水的直樹,初次向琴子剖析自己對她的感覺。
但在聽到琴子熱切的回應之後,壞壞的惡作劇因子又發作了。
「今天妳的告白有幾分誠意,完全要看這次考試的分數而定!」


「我只是不想中了我老媽的計。如果今晚真的和妳有了什麼,那我這一輩子,可能都要受她的掌握了。」
為了好好的思考自己的未來,直樹做出了搬出去一個人住的決定。
雖然不再住在一起,但是執著的琴子當然不可能就此放棄,再加上直樹媽媽一旁的推波助瀾,兩人因而有共度一晚的機會。 


「謝謝你,琴子。沒事了。」
看著琴子因為弟弟突然的急病而慌亂失措,直樹心疼的摟著她,安慰著。


「你們再怎麼打,打到頭破血流也無妨,不過,你們要搞清楚,琴子喜歡的人是我,你們再怎麼打都沒用的。」
自信的直樹,在阿金和武仁為了爭取琴子目光的焦點而打起來時,對阿金和武仁這樣說。


「我...想當個醫生。」
「我想重新向醫學院申請入學,到底我適不適合唸醫,自己也不知道,但是,這是我首次感到有興趣的工作。」
「只是現在還不是向老爸表明的階段,因為我自己也還在猶豫。」
為了堅持自己決定自己未來的人生,而與爸媽發生生平第一次激烈衝突的直樹,放下心防,對琴子說了自己的夢想。


「你也早點找個男人吧。」
為了挽救爸爸的公司,直樹答應與集團千金的相親,對琴子說著違背自己心意的話,並且面對弟弟的質疑時,以「她對我來說應該很適合,一定會很順利的。」這樣的安慰自己。


終於,阿金跟琴子──求。婚。了。


關於未來不必猜 讓時間去安排
我是感情的靜脈 你是感情的動脈 匯成傳說愛情海


「我終於了解了,我要和琴子結婚。」
「不管怎樣,以後要和我一起生活的人,除了她之外,我不考慮別人了。」
聽到直樹對才叔說出口的一字一句,琴子只感到腦中一片空白,難以置信。
「你真的...就這樣決定了?可是你喜不喜歡我,我完全不知道啊?」
「我真是敗給你了!我非常喜歡你。」





一直到多年以後,直樹才明白,原來高中畢業典禮後的那一吻,並不只是個單純的惡作劇而己。
「哥哥,那個...喜歡上琴子的那一點?」
「這個嘛,她就像唸咒一樣,一天到晚在我耳邊不停地說喜歡喜歡的,真的是很煩。只是當那份厭煩成為理所當然時,她卻突然說我不要喜歡你了,當時心頭那股悶氣,我到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



1:每段開頭引用的句子為「愛情海」的歌詞,由Mido作詞,葉慶龍作曲。
2:故事情節及對白均引用自原著漫畫。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