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只對著我微笑,
什麼話都不說,
我覺得這情景,
我己等待很久了。
         ── 泰戈爾 漂鳥集


在清晨的魔術藍調中,在涼風習習吹拂的陽台上,襯著後方的海天一色,以及飄盪在空氣中的鳥鳴聲,直樹臉上的笑意,在湘琴的面前微微地漾開;直樹的吻,綿密且温柔的在湘琴的頸
、頰、胸口及嘴唇上不停地灑落
如果幸福可以計算的話,這一天一定是我最幸福的一天。
懷著滿足且感激的心情,湘琴在心中默默的這麼想著。
幸福是什麼?
詢問一百個人,可能會出現一百零一個答案。
但對湘琴而言,幸福很簡單。
只要可以一輩子陪伴在直樹的身邊,用她柔弱的臂膀,用她全部的力量,去為直樹構築出一個小小空間,而在這個空間中,有她滿滿的愛,以及可以隨時看到的直樹的笑臉,這就夠了。


就像直樹說的,走到這一步,真的走了很久,很久。
他愛她,這是肯定的,所有明眼人都看的出來的事實,只有缺乏自信的湘琴體會不出來,或者說,不願意去相信。
因為他愛她,所以他在家人的安排下,火速的與她結婚;
也因為他愛她,所以他陪她演出了一場事後連她自己都覺得是在耍猴戲的婚禮;
就是因為他愛她,所以對於她的一舉一動,他一直在一旁默默的在意著。
然而因為缺乏自信,所以對於直樹給她的愛,她始終懷著存疑。
只要直樹一收起笑容,她就會開始緊張以為自己犯了什麼錯誤;
只要直樹對瑪麗擺出應酬式的笑臉,她就開始害怕直樹是不是會被瑪麗勾引。


妳的人生中,難道就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了嗎?
這是那一天,看著仰倒在地上,雙手仍高舉向上的拿著那封滿是心的情書的湘琴,直樹對湘琴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而在蜜月過程中,直樹第二次對湘琴這麼說。
直樹話不多,但觀察力向來敏銳。
他們之間從一開始,感情走向就不平等。
湘琴視他為她的天湘琴的世界始終繞著他轉湘琴的悲喜全取決於他的任何反應,所有湘琴對他的在乎,他一直都看在眼裡。
因為在乎,因此她凡事小心翼翼;因為小心翼翼,因此她原本開朗的傻氣性格逐漸消失。
所以他希望她做她自己,他不希望她為了迎合他的腳步而改變自己,而漸漸的失去自我。
因為那樣的湘琴,就不是最初吸引他愛上的那個笑容傻氣,勇者無懼的湘琴了。
妳只要做妳自己就夠了。
所以,在關島,當他看到那個缺乏信心的湘琴再度出現時,他很認真的這麼對她說。


婚禮結束後,才是生活的開始。
而對直樹與湘琴來說,缷下白紗的那一刻,除了生活,更是他們戀愛的開始。
做自己。
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
是直樹對湘琴的要求,也是他對她的愛意的展現,在他們新生活開始的那一刻。
在豔陽高照的熱情關島上,那個說著要帶湘琴去一個秘密地方的直樹,那個笑著偷偷的跟著直樹從瑪麗的婚禮上跑掉的湘琴,他們手牽著手,他臉上嘴角上揚的調皮微笑,以及她臉上可愛稚氣的大笑,我相信,他們的新生活,一定會很幸福而美好。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