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怕嗎?他笑著問她。
不怕。你到哪裡,我就跟你到哪裡。直直地望進他的眼,她堅定的說。
於是,他握著她的手,孩子般淘氣地笑著從友人的婚禮上離開;
於是,他攬著她的肩,乘上可俯視關島蔚藍海岸線全貌的小飛機;
於是,他語意深長地告訴她,
只有飛得這麼高,才知道這世界有多大,才知道我們該做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
回頭去想生命的意義,才發現我們自己無知。
把眼光放的更遠,好嗎?


把眼光放遠。活出妳自己。
這是一直以來,對湘琴的心思瞭若指掌的直樹,對她的唯一要求。
他知道湘琴對他的愛太過龐大,龐大到隨時有吞噬掉她自己的可能,所以自婚禮結束後開始,他不斷地對湘琴灌輸這樣的觀念。
可惜,湘琴單純的腦袋,裝不進直樹想對她表達的寓意,以及他對她深沈的愛意。


之於湘琴,直樹的一貫優異表現,多少是種負擔。
因為直樹,所以太多人對她感到好奇;也因為直樹,所以太多人在一旁虎視眈眈著她的失誤。
她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在在成了眾人的目光焦點。
她一方面驕傲於他的傑出,一方面卻又控制不住為自身的渺小而深感自卑。
F
組的湘琴。
這個彷彿烙印似的詞,永遠被接在“啊,妳就是那個天才江直樹的老婆...”之後出現。


或許是因為才叔將宛如心頭肉的湘琴交託予他的責任,讓直樹產生了身為男人的自覺,婚後的他,快速地蛻變成了穩重成熟的男子;然而,婚後的湘琴,卻仍如孩子般的沈浸在直樹幫她編織的幸福夢境之中。
直到因為直樹對兩人未來的努力,與她所編織的夢境相抵觸時,她才開始學習對自我價值的摸索及探尋。
雖然只是一小步,雖然她跨出的很勉強,雖然回歸原點仍是因為直樹,但至少,她終於開始學著追尋自我的生命價值。


生命 其實也可以是一首詩
如果你能讓我慢慢前行
靜靜盼望 搜尋
懷帶著逐漸加深的暮色
經過不可知的泥淖
在暗黑的雲層裡
終於流下了淚 為所有
錯過或者並沒有錯過的相遇

生命 其實到最後總能成詩
在滂沱的雨後
我的心靈將更為潔淨
如果你肯等待
所有飄浮不定的雲彩

到了最後 終於都會彙成河流
                 ── 席慕蓉 雨後



一直以為,感情是講求門當戶對的。
所謂的門當戶對,不光只是家世背景的配合,更重要的是思想觀念的一致。
當深思熟慮、漠然冷淡的直樹,遇上了單純開朗、執著熱情的湘琴,這之間的個性互補,是開頭彼此吸引的原因之一,或者正確的說,是造成直樹對湘琴產生好奇的原因之一。
一切的開始,源於好奇。
好奇之後,是了解。
了解之後,是包容及體諒。
對於剛走入婚姻的直樹與湘琴而言,了解彼此的這個課題,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讓他們慢慢的探究。
他們還有漫漫長長的一生,可以讓他們慢慢的前行,慢慢的互相探索成長,慢慢的包容及體諒彼此。
等到白髮蒼蒼回首過往時,所有一切的衝突,所有一切的爭執,都將成為他們生命中温馨且甜美的一頁精彩。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