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的定律就是:每個人都會心碎。
勝利者和失敗者都一樣。
讓人心碎的人,其實自己也在某一個段落裡心碎。 -- 袁瓊瓊


你坐在昂貴的雙門敞篷跑車裡,副駕駛座上那兩個不大的皮箱,是你在盛怒之中,當著惶恐不安的她面前收拾的行李,而後照鏡中映照出的影像,是你那張眉頭深鎖的臉龐。
時光往後退,你回憶起你在世界各地被Anna抛下的那十二次難堪。
紀存希,你好爛,明明就是比誰都清楚被丟下來的感覺有多難過,還這樣傷害她。
所以你用厭惡的語氣,狠狠的罵了自己。


你清楚她的痛,你明白她的傷,但在真相被揭穿的當下,你卻無法克制自己不對她大聲咆哮。
你甩開了她拉住你的手,你拒絕接受她說出口的任何解釋,而這一切,只因為你見到了Anna的眼淚。
你對她說,就算在舞台上跌倒被觀眾嘲笑、就算沒拿到冠軍被媽媽鎖在門外,你也沒見Anna哭過。
所以在真相被揭發的時候,Anna那張任由淚水肆意竄流的臉,不但震驚了你,也傷痛了她。


Anna的眼淚流進了你眼裡,你因此而收拾了行李,在滂沱大雨中狼狽的等著她。


滂沱大雨中,Anna緊擁著你,對你哭喊著對不起,可是當你回應著Anna的那一剎那,一句句『對不起,蝸牛。』卻低聲的從你的口中被緩緩說出。
你住進了Anna家,可是你卻無法讓自己的心思不去想到那隻已然在不知不覺間攻了你的城又掠了你的地的小蝸牛。
住進了Anna家,與Anna朝夕共處的你,壓抑不住想見她的念頭。
在你眼底眉間不斷交錯上場的那兩朵紅白玫瑰,紊亂了你的思緒,也讓你坐立難安。
於是以買水為藉口,你暫時擺脫了那個讓你深感窒息的處所。


終究,你還是尋來了她所在之處。
於是,
你看到了不擅工藝的她幫紀念品組裝了一半的木馬。
你看到了心思細膩的她幫紀念品記錄的成長日誌。
你看到了日誌背面書寫的父親姓名叫做紀存希,而母親的名字,叫做石安娜。
你還看到了,
熟睡中的她的眼角滑落的晶瑩淚滴。


Anna的淚或許流進了你眼裡,可是欣怡的淚卻流進了你心底。
流淌之處成了一片汪洋。
氾。濫。成。災。


你的心從此深陷,再也無法回頭。


而Anna看穿了你。
你對她說讓一切回歸原點,等你七個月,你的心你的人都會回到她身邊。
你說我都願意等妳兩年了,為什麼妳不能等我七個月?
是的,她不能等,因為她看穿了你。
因為你的閃爍言詞、因為你的游移眼神、因為你被改變的生活作息、因為你擺放在皮夾中的超音波照片、因為你總是放在口袋中隨手即可緊握的黃金婚戒,讓她看穿了你那顆逐漸失守的心。
這一切痛了她的心,讓她不敢也不願意去相信你對她所說的保證。
向來堅強的她,在面對崩盤的事業,以及即將崩盤的愛情時,又該如何自處?


窗外一列又一列的捷運列車呼嘯而過,
窗內,
山雨欲來,風滿樓。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