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接堯堯放學。
回到家在地下停車場的電梯前等電梯時,他忽然抬起頭來,笑著對我說些學校的事。
看著他又圓又大又亮的眼睛,以及那一頭其實跟我一樣有一點點自然捲的頭髮,我跟他說,
你,以後不要再把頭髮剪那麼短好不好?
我們把頭髮留長,蓋過脖子,然後去染咖啡色。
我摸著他不算小的耳垂,接著說,然後去穿個耳洞。
什麼是耳洞?他問。
我撥開我蓋住耳朵的頭髮,把我的耳垂秀給他看。
這個,就是耳洞。
他仔細的盯了一會兒,
好可怕。他駭笑著說。
好吧,算了。摸摸他的頭,
我說,你現在也不懂,等你長大一點再說吧。


後來,出了電梯。
我要染金色。他突然開口。
。。。。。看來,我的隨口提議真的有被排進他小小的腦袋瓜中,成了臨時動議。。。。。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