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收到一封寄給人事單位的信。
信封是年輕小女孩喜歡用的那種粉嫰的風格,而非一般郵寄正式文件時會使用的制式信封,但仍然一眼就可以感覺得出那是一封應徵信。
(是說,用那種信封寄履歷,第一眼就被我扣分了。。。)


拆開之後,取出裡面折了好幾折的履歷表(再度扣分),是列印出來的104制式格式。
我很認真的前前後後看了兩遍。
並不是覺得她的履歷寫得太好或太差,而是因為我找不到她要應徵的項目(大扣分)。
此時主管剛好跟另一位同事在我後方的坐位上討論另一件事,所以我站了起來,揚了揚手中剛收到的信件,朝她們兩人說我收到一封沒寫應徵項目的履歷。
難不成要我自己去判斷她適合的職務嗎?我說。
丟了吧,別理她。主管說。
所以我聽話的收了起來,只是我知道,
明天,我還是會很好心的依照她之前的工作內容,將她的履歷丟到她可能適合的用人單位去。。。。。


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朋友告訴過我,如果你對某家公司有興趣,想成為那間公司的一員的話,可以直接寄履歷去毛遂自薦。
可是,在歷經了多年職場生涯,並且身為HR人員好一段時間之後的現在,
我要說,
如果你並非專業人士,而只是想求得一個基層的行政助理或業務助理的職缺的話,那麼,完全沒有毛遂自薦的必要。
尤其是如果該公司並沒有這樣的職缺被釋放出來,並且讓你無法在履歷表上清楚的寫下你想應徵的職位名稱時,即使只是寄封電子郵件,都是浪費你自己時間的行為而己。
而如果該公司確實有這般基層的職缺被釋放,但一封未寫明應徵項目的履歷,也只會讓對方認為你並沒有真的花心思在"找工作"這件事上。
因為如果真的有心,那麼,在大量的列印出許多份履歷之後,至少,要在履歷表第一頁的最上方,清楚的註明你要應徵的項目,以示尊重。
尊重你自己認真寫出來的這份履歷,以及,尊重你所想要應徵的工作。


接著,在我開始打算為報表而努力時,來了通電話。
來電者,就稱之為A某好了。
我要投訴。這是接起電話的第一時間,進入我耳中的第一句話。
投訴?跟人事單位投訴?我疑惑的問。
是的。A某說,我要投訴昨天的面試過程有瑕疵。
於是我好奇了。


話說,昨天在我們的客服中心有一場面試。
客服單位面試有時候一次最多可高達上百人,但整個流程一向非常的井然有序,前置作業完善到連我們總公司的人事單位都深感佩服,雖然因為人多,看起來場面難免有點亂,但這其實不足以形成所謂的瑕疪。
所以這樣有條有理的作業流程居然被說"有瑕疪",真的讓我非常好奇。
然後他開始很有禮貌的對我說明了起來。
這通電話花了我三十分鐘,而且幾乎都是A某說,我聽。
當他說完前五分鐘時,本來我還在想,如果總公司有適合他的職缺的話,我或許可以介紹他來面試,但因為他繼續往下說,而且清楚到足以讓我聽出他的弦外之音之後,我就開始反感了。


首先,有必要先大致述敍一下A某不滿的原因。
他說他並沒有主動投遞履歷到我們公司,是我們在人力銀行上搜尋到他的資料之後,主動打電話給他,請他過來面試。
為此,他推掉了另一個已經被錄取的工作,並且做了十分充足的準備前來參加這次的面試。
結果在第一關面試之後就被淘汰了。
當場他詢問了原因,結果得到的回覆是因為他很久之前曾經來面試過,但當時沒有被錄取,所以對於之前已經來面試但未獲錄取的人,我們不再安排進行面試。
當下他就生氣了。


他在電話中對我說,他的確之前曾經來面試但沒成功,但那已經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前的他確實沒準備好,但這不代表一年後的他仍然不夠好。如果這是我們公司的規定,那麼為什麼要找他來了之後,又以這樣的理由拒絕他。
(我們最好見鬼的有這樣的規定,那個對他這樣解釋的助理昨天一定是忙瘋了,才會把主管交待她的主管個人篩選的標準直接當成公司規定說給他聽。)
我可以理解你的氣憤,如果是我我也會生氣。所以我說。
我不能接受在第一關就被以這樣的理由刷下來,讓我無法完成面試,不能在主管面前介紹我自己。他說。
(以下省略數千字A某抱怨這個理由的重覆又重覆的字句)


(接下來,讓我反感的對話開始了。)
我要求接受主管面談的機會。他說。
可是我們的面試已經結束了,錄取已經額滿,錄取的人也已經都通知報到了。我說。
我並且說明下次如果有機會再安排他參加面試,但下次何時會再徵人,我不敢保證。
我知道你們安排下星期一報到,所以如果主管同意的話,我可以明天到台北跟主管面談。他又說。
然後繼續對我堅持說他一定要完成整個面試程序。
我開始覺得好笑了。


可是我們已經額滿了,為什麼主管要再跟你面試呢?於是我說。
這麼多人,多增加一個這樣的彈性也不是做不到的吧。他直白的說。
這句話讓我心裡的OS開始冒出來,當然不是做不到,但不可能為你,並且差點脫口而出。(還好有忍住。。。)
接下來又省略數千字數十分鐘A某要求一定要完成整個面試程序的對話。
最後終於在我說我會請客服中心主管的秘書幫他詢問主管的意願之後,掛掉了電話。


掛了他的電話之後,我撥了電話給昨天在現場的客服中心助理,問她這個A某到底是怎麼回事。
助理承認說她在篩選名單時的確有疏失。
話說,客服中心因為收到的履歷數量頗多,而且很多人會重覆投遞,所以助理除了要留意不要把重覆投遞過來的履歷轉寄給不同的基層面試主管之外,還得留意一些之前已經來面試過,但被拒絕的人又寄來或被人力銀行媒合的履歷,因為大家都不想再浪費時間重覆與已經知道不適合的人面談。
而這位A某,就是篩選過程中的漏網之魚。
而助理呢,則是因為急著跳過他去處理下一個面試人員,所以不小心將主管交待給她的篩選標準當成理由,直接告訴了他。
其實當下他就已經表達了他的不滿,而且當場就已經有基層主管對他解釋說明,甚至今天稍早之前他也去電過客服中心,並且由客服中心的中級主管再度對他說明致歉(客服人員好像很習慣說抱歉。。。。),但他一直表示無法接受,並且威脅對方說他要打電話跟總公司投訴,然後就打來了,然後我就接到了。。。。


才掛上客服中心助理的電話不久,A某又再度打來。
因為了解了前因後果,再加上先前他的"彈性錄取"要求讓我不爽到,所以這次我說話就很直接了。
我說,不管給你的理由是什麼,其實原因只有一個,就是不適合。
當然,這句話是在他又對我重覆了落落長一段要求完成面試流程的話之後對他說的。
聽了我的話之後,他說,我只要求跟主管直接面試的機會。當然,現在這個地步我不會想進入你們公司,你們當然也不會想要用我了。只是我堅持要完成面試程序。
如果初試就被淘汰,那當然也無所謂完成面試程序的事,而且詢問過主管的意思,他拒絕了。我說。
那是你說的吧,我要聽他親口告訴我。他很堅持的說。
好。我給你他秘書的電話。
要聽拒絕是吧,如果我的直接讓他覺得受傷的話,那麼,那位主管的直接應該會直接刺進他的心臟。。。。


後來我又打了通電話給客服中心的助理,她說A某在掛掉我的電話之後,馬上就打電話給她了。
然後呢?我問。
然後主管就接了。她說。
蛤?主管真的接了他的電話?我說。
對啊,因為我跟主管說那個人一直來魯,而且還魯到妳那裡去,對妳很不好意思。她說。
助理說,A某跟主管至少也談了半小時吧,談了些什麼不得而知(好吧,等下次主管過來開會時我再來問他XD)。
不過從那之後我就沒再接到騷擾電話來看,主管應該是給了A某一個很猛且直接了當的說法。。。。。


是說,我真的不懂,好好的表達自己的意見不行嗎?非得到處投訴到儼然變成了騷擾之後,讓自己連台階都沒得下才滿意嗎?
理直氣壯。有理走遍天下。
很多人這麼說。
可是自以為是的理直氣壯,根本會讓自己連前路都找不到,更遑論走遍天下。


今天的這通電話,算是提供了我們一個茶餘飯後的笑料。
最後,我對客服中心助理這麼說。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