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可以在人的心口上,刻劃上多深的傷痕?
情愛,在時間的面前,又可以如何的微不足道?
存在於心口之上所有是情是愛的記憶,在發現被另一人全數遺忘的當下,又將會如何的痛徹心扉?
在這一刻之前,梁慕橙不知道,也沒機會可以知道。
而在這一刻之後,梁慕橙知道了,卻也希望,可以永遠沒有機會知道。



『我說我會牽著妳,就等於我會承諾保護妳,不顧一切。』
『我不會丟下妳一個人,妳只要叫任光晞,我就會出現。』
這些仍然深刻的被保留在她內心深處的話語,在她最脆弱無助的時刻,曾經是支持她走下去的強大力量,並且,在他也許不會再次出現在她生命中的未來,那一段曾經被他珍視過的記憶,也永遠會被保留在她眉眼間最柔軟的一個角落。
而且,當她對小樂訴說著外星人爸爸的故事時,它也將會是一個完美且亳無缺憾的童話。
然而,她編織的這樣一個完美且亳無缺憾的童話,卻在這一刻,被終於又站在她眼前的熟悉的他所說出的話,徹底擊潰。



『難道妳認識我嗎?我六年前做了一個很大的腦部手術,所有的記憶都不見了。』
這一刻,重新又站立在她眼前的他,如此的笑著對她解釋。
笑容中帶著些許對第一次見面的人的禮貌,帶著些許對過去或許熟識的人的善意,也帶著些許對未來一個月即將同住一屋的人的溫暖,但是,少了過去他看著她時,曾經深刻過的溫柔。
此時此刻他的溫柔,全都傾注在他無名指上的戒指所代表的對象,何以茜,的身上。
『我只記得一個女孩。
從我們第一次認識,她就深深的愛著我。
我們是在曲棍球場上認識的。
後來,她知道我生病了,但不管,她還是一樣陪著我,就算我活下去的機率不高,她還是要跟我在一起。
我跟說的那個人,就是我的未婚妻以茜。
她是我手術後醒來,腦袋還是一片空白,唯一陪著我的人,也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人。』
長串的話語,低聲且深情的對她敍述著他心底目前的最愛。



如果任光晞從此不再出現,那麼,在梁慕橙的生命中,他將只會是給過她寶貴的禮物的過客,想念時或許會心痛,但終究會變成一段回憶。
然而他出現了。
在她以為過去的一切真的都已經成為一段被深深埋藏的記憶之後,他卻忘記了過去曾有過的濃烈情愛,以一身雲淡風輕的姿態,瀟灑的出現的她的面前。



如果說,她對他在六年後的再度出現,除了震驚還有些許欣喜的話;
如果說,她對他的失去記憶,除了失望還有些許期待的話;
那麼,當此刻的他在她的眼前笑著說出以茜是他的最愛時,對她而言,過往的一切愛恨嗔痴,全都在這樣的一個片刻,隨著他說出口的那一瞬間,灰飛煙滅。
並且,痛徹心扉。



此時此刻,她才知道,
原來,時間,可以在人的心口上,細密的刻劃出深卻不見血的傷。
因為銳利。
原來,情愛,在時間的面前,重量可以微不足道的如同一陣炊煙。
因為輕淡。
而存在於心口之上所有是情是愛的記憶,在發現早已然被他全數遺忘的當下,也會連一滴淚都流不出來。
因為至痛。



這所有的一切銳利之傷,這所有一切的輕淡之重,以及這所有一切的至痛記憶,在他終於又重新走到她身邊之後,會讓他與她之間,因此而出現什麼樣的變化?
米修米修。。。。。miss you miss you。。。。。而梁小樂手中特製的達拉星球傳呼工具,因為他這一次的到來,又能否真正的將她對他的思念,正確的傳遞到他的心中,喚醒這一切?
我期待著。
期待這一家三口如片尾般和樂的畫面出現的那一刻。
雖然我知道,那一刻到來的同時,也將會是何以茜心碎之時。。。。。
不過怎麼辦呢,這樣的愛情總得有人心碎,
而。我不想。看到梁慕橙心碎(攤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