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妳押的注太大了。本來我不想賭的,可怕就此終身錯過。妳一直把自己的心守的太嚴實了,錯過了這一次,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次。
亳無猶疑的視線直視入若曦的眼,四爺坦然大方的說道。 



如果說,,四爺誠實以對的回答了先前若曦寫在他掌心上的字眼,是讓若曦第一次正視了四爺對她的確存在著真心的話,那麼,四爺接著對若曦詢問的為什麼所給出的答案,就是開啟了若曦心門的鑰匙。
這把鑰匙,其實,若曦也曾經親手奉上予八爺。
只不過,八爺在第一時間並未意識到若曦提出的要求背後隱含的用意,因此就失去了開啟若曦心門的機會。
或者應該說,無法真正理解若曦想法的八爺,在那個瞬間的遲疑與猶豫之後,讓若曦當機立斷的做出了決定,也斷絕了八爺原本可以有的與若曦共有未來的機會。



雖然表面上先放手的是八爺,但實際上,與之決絕的,卻是若曦。
從她歸還了那只玉鐲開始,八爺在她的心裡,雖然還不至於成了只是存在於內心深處的一抹印記,一抺偶爾想到時也許仍會心痛,但時日一久,當她的人生不斷的被更多難以忘懷的悲歡喜樂堆積之後,雖不至於消失,但終究會越來越淡的印記,但是,當她聽聞那只手鐲已經被八爺親手粉碎之後,所有之前曾經有過的纒綿恩愛,從那一刻開始,就過去了。
也許之後見面時仍會對對方付出關心、也許對方的身影偶然在眼前掠過時眼光仍會追隨,但彼時與此時的感情,再不會相同。
如果我的棱角被磨平,心境蒼涼了,對世事無奈更多、妥協更多、包容更多,偏執少一點,也許我跟八爺,會有不同的結局。
因此後來若曦才會以平和且無奈的語氣對八爺如此說道。



但是真的會有不同的結局嗎?我其實不以為然。
當局者迷的若曦一直沒意識到的一件事是──所有她對八爺的否定,包括不願與其他女子共事一夫、不希望八爺執著於權力心機鬥爭並在其中迷失自己等,所有這些她以為她此生完全無法接受的事情,同樣的也發生在四爺的身上時,她雖然無法如同古代女子般的全盤認命接受,但卻也無法如同輕易割捨了八爺般的與四爺決裂切割。
我不否認,若曦會那麼容易的接受與八爺決裂的前提是因為知曉歷史的她明白,最後的贏家是四爺的關係,但真的讓她對八爺心死並且認真的考慮將心託付在四爺身上,卻與歷史無關,而是因為那只被粉碎了的手鐲,以及後來,從十四阿哥口中聽聞了八爺細數她對四爺的"細心關照"的種種之後。



那時的若曦才終於明白,原來多年以來她對八爺的付出,並未換來八爺的全然相信,而八爺心中縱然有如此的疑慮,卻也從未親口對她言明。
對比四爺對她亳無保留的坦白,八爺對她的不信任,讓她心寒。
而坦誠以待,卻是在漫漫難渡、人心難測的紫禁城歲月裡,若曦至為重視且堅持的事。
所以縱使她真能做到"磨平棱角,蒼涼心境,對世事無奈更多、妥協更多、包容更多,偏執少一點",但只要對方無法真正對她做到坦誠相待,就算她能付出再多的包容、再多的妥協,她心底的情愛終究仍有被消磨殆盡的一天。



於是那一刻,當四爺無懼的回答了她寫在他掌心之中的問題,並且告訴她為何他會明明白白的只將答案告知予她一人的原因時,在若曦心中,對四爺的情感,已經由原先以理智算計佔上風的心機,轉化為心不由已的愛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