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們不會忘記。
如果我們的大腦忘了那段戀情,我們的身體也會記憶。
我們擅長記憶。
尤其是依照我們自己喜歡的方式。         

                              ── 胡晴舫




所謂戀情,不一定需要真的曾經發生,有時候,暗戀,可能更讓人刻骨銘心。
所以你記住了程又青。
而程又青,記住了丁立威。



該怎麼說你這個人呢?
個性溫吞?
說話慢條斯理?
非常了解程又青?
非公事的事情總是非得在腦袋裡打了三百六十個轉,衡量過利弊得失後才想說出口,但往往來不及說出口,還在你腦袋中打轉的事情就已被對方直接定案?(我都不想說你因此而失去了多少次告白的機會!。。。。。。邊搖頭邊嘆氣~~)
如果要我選擇的話,我會說,以上皆是。
然後我會再加一條,
在程又青面前,極度的,口是心非。尤其是當與程又青的"感情問題"出現交集的時候。



而你眼中的程又青又是怎樣的一個人?
聰明?
機智?
最了解你的人?
同樣的一件事,你的腦袋還在打轉時,她早就已經迅速的整理出了輕重緩急的次序,並開始打理?只有她,才能同時滿足妳那自栩為Rocker的妹妹,與被妳妹妹戲稱為老公主的母親的品味?
除了這些,還有嗎?



她的聰明與機智,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的出來,無庸置疑。
但是,如果我說,她其實是個在愛情上極度缺乏自信的人,你會相信嗎?
我想你不會。
而這也正是你會對Maggie說,只要一遇到她的感情事件,你就會覺得你根本不認識這個人的原因。



她的缺乏自信,與年齡無關。
別忘了你曾經說過,二十五歲時跟丁立威在一起時的她,就已經患得患失到令你覺得生厭的程度了。
那麼,是家庭背景嗎?
不。
也許她的父母之間有時會有爭吵,不過與其說那是吵架,還不如說那只是用來增加生活情趣的鬥嘴而已。
也許她的兄嫂之間擺明就是貧賤夫妻百事哀的典範,但是與其說他們之間的問題會讓她害怕婚姻,還不如說那只是讓她對自己現有的生活品質更加珍惜而已。
那麼,到底是什麼?
如果我說,全都是因為你在多年前對她說過的那句我不可能愛上你那句話的關係,你,會不會因此而覺得愧疚?
如果你知道,你的這句話,在後來的許多年裡,不斷不斷的在她感情受挫的脆弱時刻浮上她的眉眼之間,你,會不會因此而心痛?



你會的,我相信。
否則,你不會在一旁聽聞Maggier口中那位優秀的堂哥以極度傲慢的口吻,對程又青說願意出錢讓她去隆乳然後再來考慮是不是進一步交往時,顧不得失禮的馬上跳出來反駁他,並在他問起你是哪位時,
一個知道程又青有多好,而且你沒有一絲一亳配得上他的人。以冷漠卻堅定且足以殺人的眼神望向他,並且如是的說。
你也不會因為因此而受傷卻不願接受你的示好的她的決然離開,而無視同樣因此而甚感愧疚的Maggie
別忘了,此時的Maggie仍然還是你口中那個還不錯,可以試著交往看看的女友。



我一直很喜歡你總是追著她跑的眼神。
更喜歡那一天程又青相親失敗時,你追著她跑時的焦急,更別提當你因為無法橫越馬路,於是在分隔島上,與在人行道上疾行的她並肩行走時的忐忑。
好吧,我承認,我喜歡看到平時是爛好人一枚,對誰都好,不管什麼時候總維持住高EQ的你,只有在程又青不知道的背後,才會出現的不安與焦躁。



所以說,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母親對你坦白她如何看待白叔以及她以為她失去白叔後的心情、如果不是她對你說,錯過了就來不及了這般的話語,
我想,你這一輩子都不會有誠實的面對自己心裡的聲音的一天。
於是你坦白了,對Maggie
你終於對她坦白的承認你心裡真正愛的人是程又青。
但是,此刻你的終於認知,卻是在丁立威已然出現在程又青的眼前之後。



原來那天在泳池畔的人是丁立威啊。在你的面前,程又青以恍然大悟的語氣說道。
你說不出口那人其實是你,一如你之前完全不想對她坦白說,在你遇見丁立威的那天,你到底有沒有把程又青的電話告訴丁立威這件事。
不過,程又青後來那樣患得患失的表現,我想你也明白了,不管你有沒有將她的電話告訴了他,此時的你,
在她與他那段不管是過去的愛情,亦或是現在他又出現而且誓言奪回他的愛情的面前,你,都只能無可拒絕的選擇那個唯一的旁觀者選項而已。



不遣憾了嗎?還是,換了另一種遺憾?Maggie 傳來的簡訊問道。
記住,妳不是另一個選擇,妳應該是他的唯一。而你則如此的回道。
也許這是你送給Maggie 的勸告,但我相信,這同樣也是你自己在感情上的認知。
所以不止程又青會因為"看到你的不幸福"而討厭Maggie
你更厲害,
早在丁立威一開始出現在程又青身邊時,你就對她說他是混蛋了。



而這一切,只是因為,
你。一直。想。當她的唯一。
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