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總以為那些讓你神魂顛倒的才是愛,可你媽比神魂顛倒更厲害。

她先是把日子弄的吱吱喳喳,讓你害怕安靜;接著成天晃來晃去,讓你的視線裡永遠有個大背景;
然後,用食物吧你的嘴巴變刁,再慢慢讓你行為失能

最後你突然發現,你再也離不開她了。
所以只好死心塌地了。                  -- By 程爸




喜歡程爸說起程媽的這一段讓程又青瞬間領悟何謂幸福的話語。

很年輕很年輕的時候,總是將平凡與枯燥畫上等號,總以為未來即便無法闖出一片天,至少,也得讓日子活的轟轟烈烈且精彩。
平凡,是一件可怕的事。當時的我,一個不懂事的小女孩,甚至曾經對友人如是的大放闕詞。
直到年紀漸長,在人生道路上跌跌撞撞過了幾回之後,才終於明白,細水長流的平凡,才是驚天動地且難能可貴的幸福。



所以,當那顆
HenryLara求婚的大汽球出現在公司大樓的窗外、當每個年輕女孩看到它都忙不迭的尖叫不已時,
『又青,妳稀罕嗎?我,一點都不稀罕。既不實際,又很噁心。這樣驚天動地的求婚之後,就保證一定會幸福嗎?』與又青一樣都被歸類為"Henry的前女友"的以琳,對又青這麼說。
同樣身為熟女一族的我,完全能夠明白以琳的心情(笑)。
說不嫉妒也許只是或多或少的嘴硬,但是,遺憾卻可能是難免會浮上心頭的情緒。
畢竟如果有人真能夠為自己做出如此瘋狂的事,確實能夠讓自己的虛榮心在當下得到充分的滿足,更何況,那個為了其他女子如此做的人,還曾經是自己的親密愛人。
於是窗外那顆大汽球,也讓程又青開始想知道,自己可能會從已經對她開口說叫她等著的丁立威那邊,得到什麼樣的驚喜(其實我覺得以程又青的個性,用"驚訝"這個詞可能會比較貼切一點)。



當初因為害怕被感情束縛而逃開程又青的丁立威,現在又回到她的身邊,並且誓言奪回她的心的舉動,對程又青來說,當然是感動的,但是感動之外,不再是當年的激動狂熱,卻是平靜。

這樣的平靜並非是老夫老妻之間那種閒適淡然,而是能夠淡漠的看清現狀的平靜。
丁立威對她所為的一舉一動,也許依然能夠牽動她的心緒,但現在的她,已經能夠平心靜氣的去思考及面對善於對她製造"怦然"的他,給她帶來的所有驚訝,以及驚訝背後所可能隱藏的涵意。



五年的時光畢竟還是在程又青身上帶來了些許改變。

彼時的她,對於丁立威終於願意帶她參加他與同事的聚會,絕對會以積極的態度主動去融入,而非冷眼旁觀的看清自己與在場所有人士的格格不入。
彼時的她,正因為不會因此而離開現場,所以也不會因此而無法親眼目睹丁立威想給她的那場突如其來的求婚驚喜。
那場誇張的求婚,肯定會讓彼時的她感動至無以復加,而非如此時一般,一場原本丁立威預期中應有的感動場面,卻只讓他出了場大糗,而原本在丁立威預期中應該感動到痛哭流涕的主角,卻正在餐廳外頭,與電話另一端的她口中永遠的好朋友,李大仁,閒聊。
而這場"閒聊"甚至聊到讓她與他的眼中幾乎都閃著淚光,只因為她對他說的那句,讓我好好的當一次你的配角,我要當你的伴娘。



我一直是個很討厭所謂驚喜的人。

我討厭驚喜裡不受控制的那部份,以及因為這樣的不受控制而演變成的驚慌、驚恐,甚至可能會隨之而來的遺憾。
所以我以為,跟我一樣討厭被送花,認為收到花束時的心情與其說是喜悅,倒不如說是厭煩的程又青,對於他人所給予的所謂驚喜,應該也不會高興到哪裡去。
因此我真的非常慶幸,丁立威那場誇張的求婚發生的當下,程又青的不在場。
但如果我是丁立威,我同樣也很難輕易的原諒在我出糗的當下,卻被我發現正與李大仁在電話中聊天的程又青,當然,還有早就被我視為強勁對手的李大仁。



李大仁的確是丁立威的強勁對手,這是丁立威再不願承認也無法否定的事實。

其至我以為,丁立威自己也很清楚他自己甚至根本不是李大仁的對手,他唯一所占的優勢,只在於程又青根本沒有意識到李大仁愛的人是她自己,而且,她自己愛的人其實也是李大仁這個事實而已。是的,程又青根本未曾意識到她愛李大仁這件事,否則那句要當他新娘的伴娘的話語,不會讓她說的語帶哽咽。
所以,丁立威為何會以如此迫不及待的心情向程又青求婚,除了流浪多年後終於明白自己的所欲所求之外,我想,李大仁的存在,也是原因之一。
說到底,在自己女友的身邊,有一個能夠對自己侃侃而談她的喜怒愛好,仔仔細細的對自己分析她任何情緒上的微小變化,分別代表她的何種喜怒哀樂狀態的男性好友的存在,對任何男人來說,都會猶如芒刺在背,欲除之而後快吧。(當然,反之亦然。別忘了,程又青可是也曾經對李大仁的女友說起李大仁的興趣愛好等只有相知甚深的人才會知道的細節。)



程又青自己可能從來沒注意到一件事,她的家人每每對於心情不佳的她,最常會出現一句很有趣的詢問就是"跟李大仁吵架了?"

即便是與丁立威復合之後,她的家人在關心她的情緒之餘,所想到可能造成的原因仍然是李大仁,而非丁立威。
面對家人如是的詢問時,程又青會反駁,但卻不會因此而感覺惱怒,這也是一個很有趣的反應。
更別提那次她在李大仁不知道丁立威也會到場的情況下,約了李大仁一起吃飯的那次聚會上的她的所有面對李大仁時的情緒表現。
在這場聚會中,丁立威明明應該是勝利的耀武揚威的一方,但處在李大仁與程又青之間的他,卻完全像是誤闖了禁區的陌生來客,被兩個早已自成一個世界的李大仁與程又青,不知不覺的排拒在外。
這樣的他,心急自是必然。



然而越是迫不及待的丁立威,卻讓程又青越是清醒。

在程又青家門口可能守候了整晚的丁立威,一見到程又青拉開了大門,高興的站起了身。
他掏出了身上的鑽戒,急切的想將它套上程又青的手指。
但是那只硬是被套上的戒指,卻在丁立威的手一放開時,就從程又青的手中滑落。
『好像太大了,』她抱歉的說道。『看來,我們都還沒準備好。』
『那我拿去換尺寸。』
『婚姻不是戒指,既不能換尺寸,也不應該勉強自己去適應它。我想,大概是老天爺要我們再等一等吧。要不,等我胖一點?』然後她用力鼓起雙頰,笑著逗弄那個正滿臉懊惱的丁立威。
看著畫面上那個努力逗著丁立威的程又青,我只想嘆息。
程又青啊程又青,妳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麼那只戒圍不合適的鑽戒,卻反而讓妳輕鬆的笑了開來?



程又青不愛丁立威了嗎?
不,我不以為。
我相信她仍然是愛的,只不過這樣的愛暫不足以讓這個男人成為此刻的她想要應許終身的對象而已。
愛情的發生或許應該從驚天動地開始,但相處,卻最好是細水長流的平凡。
一如她父母之間。
五年的歲月或許消蝕了她的青春,但卻也讓她真正的長大成熟。
她的成熟,不僅只是展現在李大仁面前的嘴硬與逞強而已,現在的她,已經懂得去認清與思考自己真正想要得到的物事,
包括工作、包括感情、包括生活。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