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這場戲。把三個人之間的妳愛我我不愛妳我愛妳妳到底愛誰的氛圍全都拍出來了。


 

 

 

之於李大仁,情愛是痛徹心扉的殤。
殤者,早夭也。
確實早夭啊他的愛。。。。。夭折在當年他自己說出口的那句我可能不會愛上妳這樣的女孩的言語之後。
於是他不斷的尋尋覓覓,只為了想印證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對於程又青之外的女子,到底能夠投入多少。



然而,之於程又青,不也同樣是殤?

她初生的情愛,不也同樣夭折在當年李大仁對她說出口的我可能不會愛上妳這樣的女孩(後來被她解譯為我不可能會愛妳)那句話?
她不也因此而開始不停的尋覓,只為尋找能夠理解她的所思所想、能夠讓她心底深處產生踏實感的對象,一如李大仁之於她?
他們於是不停的尋找,翼望可以尋得心中早已構思好了模樣的另一半。
(而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最後會有多少顆男男女女的心因為他們的尋覓而失落、而跌碎成一地?)



在程又青的愛情事件中,髮型問題其實只是一個引爆點而已。

頭髮是長是短,是個人意志的考量,另一半無法也無權干涉太多,畢竟那是完完全全屬於己身的財產。
然而,個人的前途,不是。
不是的前提在於你已經將對方視為你即將交付終身的對象。
如果對方在你的心底已經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那麼,不用對方多說些什麼,所有你對於你人生前途的規劃,都會以對方為第一優先考量。
這樣的你,自然不會自私的要求對方給你兩年的時間,讓你去為你的前途衝刺,而你,在要求的同時,卻沒有給出承諾。

 


是的,我說自私。

不管是男是女,擅自決定給自己兩年的時間,並要求對方空著身旁的座位等著自己再度出現的人,都可謂之自私。(順便一提,丁立威並不自私,因為他並未要求程又青等他五年。)
再者,程又青要求的兩年期間之中,想去的地方如果是美國亦或是去日本,那麼,丁立威的不放手,也許可以稱之為男人不希望女人的前途比他光明比他燦爛的小氣,但是,她想去的地方,竟然那麼巧的是李大仁也在的新加坡?
當然,那不是她刻意的選擇,而是天時地利的趨動,但是,我也要說,如果丁立威真的放手,那,就是他蠢。

 

在愛的當下如果真能夠不自私、真能夠完全為對方考慮而完全不會有想佔有對方全部心神的想法,那麼,那樣的感情,根本就是幾乎沒有凡人能夠做到的大無畏且無私的愛。(真能做到的人根本就是神了,我相信連李大仁都會自嘆弗如。)
所以不能責怪丁立威的不放手。
以人之常情而論,真的在乎對方的話,絕計不可能做到從容大肚的放任。
所以說到底,李大仁之所以能夠做到對程又青如此疼寵如此放任的地步,除了多年來的相知相惜的了解之外,何嘗不是因為他從未真正擁有過程又青?
未曾真切的佔有過,就不會懂得佔有了之後,所謂嫉妒的面貌。



人活著賴著一口氧氣,氧氣是你。

如果你愛我,你會來找我。
你會知道我,快不能活。
如果你愛我,你會來救我。
空氣很稀薄。因為寂寞。
范曉萱的氧氣,讓KTV裡的Maggie的雙眼不由自主的盯住了李大仁,唱的如泣如訴。
而在那樣的當下,李大仁的眼,盯住的對像卻是程又青,一眼萬年的訴盡了心中情。
而程又青呢?當她聽到了喝茫了的Maggie的大膽言詞之後,她心裡會有的情緒,我想,除了慌張之外,還是慌張。



能怎麼辦呢?

同為女人,如果、只是如果,我在我現任的即將論及婚嫁的男友面前,聽到另一個女人對我訴說那個我一直以為只是好朋友的朋友,原來對我不止存在好朋友的心情,我該怎麼想?我該怎麼以為?
更何況我對那人並非沒有感覺,只是因為那人當初的某些言詞阻斷了我和他之間可能會有的感情發展而已。
所以,如果,我是程又青,我,會怎麼做?



我想,答案很簡單,驕傲如我、如程又青,處在那個當下,什麼也不會做。
說到底,我怎麼可能只是因為一句別人口中的那人說過的話,而放棄了我也許、可能、說不定,會幸福的未來。
而那人,甚至連一個字,都從未親口對我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