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曾經看過有人這麼問道,與從來不曾擁有過幸福相比,擁有過幸福後再失去,哪種比較殘忍?
而其實我以為,這個假設句根本不能成立。
因為未曾親眼目睹過天使降臨的人,根本不會知道自己原來曾經錯過何等奇蹟。
未曾擁有過,就無所謂失去,當然,也就無所謂殘忍。



所以,如果藍仕德沒有與楊奕茹在長灘島再次遇見,那麼,借筆情緣也許就只是他心裡一輩子的遺憾,而日子,仍然可以正常冷靜的繼續。
如果楊奕茹沒有因為工作而與藍仕德有了再次交集,那麼,長灘島上的那個夢幻婚禮於她而言也就只是一場甜蜜的回憶,而日子,照舊能夠繁忙的走下去。
這樣的他與她會覺得生命對他們殘忍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之於他們雙方而言,這樣的結果頂多只是感傷而已吧我想,只是為了這輩子沒機會談場轟轟烈烈且刻骨銘心的戀情感傷而已。



然而,他們遇見了。
然後,他們真正的交往了。
再然後,他們結婚了。
很快的,她懷孕了,他們並且以為全世界的幸福都集中在他們身上了。
再遇見之後的每個日子,無疑是幸福的,但是,這般純粹的幸福,卻在猝不及然之間,被陰影給壟罩住。



雖然開頭的哪項比較殘忍的問句不成立,但我著實認為,生命的本質其實是殘酷的,如果,你自己不懂得如何為自己爭取幸福的話。
就不提生命最初始的精子的競爭了,一個人自小至大,每個生命轉彎處的抉擇、每個人生交叉口的選擇,只要踏錯一步,就有淪落萬刧不復的可能。
所以很慶幸直球王藍仕德當初的勇敢追愛,更慶幸速球王楊奕茹此時此刻的勇於告知。



也許有人會懷疑楊奕茹在告訴爸爸及最親愛的老公這個這次真的降臨在她身上的惡耗時,為什麼依然能夠含淚微笑以對,而非如同在長灘島時扯開喉嚨放聲大哭。
請不要忘了,這時候的她的身份,是人母。
一如她在當年與母親一起親手植栽的樹下所言,她現在已經是媽媽了,所以她必須勇敢的去面對生命給她的任何磨難。
為母則強。
雌性物種就是如此的奇妙,即便先前再如何的嬌弱,只要孕育了下一代,都會變成強悍且無法忽視的存在。


而聽聞了消息的仕德沒有在第一時間抱住奕茹給她安慰其實也不難理解。
極度的欣賞編劇對這段情節的處理方式。
先讓奕茹帶領仕德去了解癌症患者的痛與患者家屬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再讓奕茹藉此說出自己罹病的事實。
正如仕筠所說,凡是能夠讓奕茹高興的事,就是能夠讓仕德高興的事,所以,
措手不及聽聞這個讓奕茹當初在知情的瞬間宛如晴天霹靂的事實,絕對,是仕德心裡難以承受且不敢置信的痛。




如果有從前
如果有永遠
我的愛從最古老的從前固執到
最浩渺的永遠
                        ──扎西拉姆。多多




所以,沒有當下的擁抱不是不心疼,只是難以承受;而沒有滴落的淚滴,更是與悲傷無關。
之於仕德,並不是不傷痛,只是不願意讓奕茹發現原來自己比她更害怕失去而已,只是,
將淚水,流淌進了心底深處最脆弱的那個角落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