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要給這部戲的編劇們拍拍手。
每個角色都鮮明活跳,每條感情線都脈胳清楚、層次分明。
更別提導演有多麼會用鏡頭說故事,
光是前面每次只穿插出現個幾秒的寬爸鏡頭,
畫面裡透出的蕭瑟寂寥,
就可以讓人感受到寬爸當年無選擇的被迫拋家棄子的無奈。



所以,所謂雋永,比起悲劇,我以為,
角色與角色之間細膩的情感流動,
以及這般的情感流動之下所引爆出來的角色與角色之間的火花,
才是能夠讓人回味再三的雋永。



現在只要聽到這首片尾曲,就會忍不住一陣心酸。。。。。

 

 

====================================

 


坦白說,比起出了名的金門高粱,向來喜歡烈酒的我,更愛伏特加
但如果真要問我為什麼喜歡伏特加甚於高粱,說實話,我回答不出來。
因為兩者對我而言,都是屬於燒燒、辣辣、香香、越喝越順,越醉越甘願那一款。
所以當許磊問李靜為什麼喜歡阿寬而李靜反問許磊為什麼喜歡小青時,雖然他們彼此在當下都努力的給了對方一個答案,但我以為,
喜歡了就是喜歡了,不需要也沒有理由,
那只是一種難以言喻及捉摸的感覺,就像在冬日的台北裡那道難得灑在身上的陽光,也許不夠溫暖,卻很舒服,也許不見得能持久,但卻會讓人深深眷戀。

 



所以當年的阿寬,我相信,確實真的很喜歡李靜。
雖然當時還只是個孩子,但那個孩子,對李靜卻已經是屬於男女之情的喜歡。
如果後來,阿寬的爸爸沒有突然失蹤,我想,阿寬對於李靜的喜歡,並不會因為她的離開而消逝。
因為時間,會讓人遺忘所有的不快,而只留下當初的美好。
但因為爸爸的突然消失,以及因為受不了打擊的媽媽的狀況,讓小小的阿寬只得一夕之間突然長大,
於是當年初萌芽的喜歡,也在不知不覺間因為現實的磨難而被遺忘、消失。

 



阿寬的態度,李靜自己當然不可能無感。
身為一個優秀的鋼琴演奏者,對於情感,必定是細膩且敏感的,所以她才會對她媽媽說也許現在的阿寬只是將她視為小時候的玩伴,以及一段初戀而已。
那個深夜裡,她對阿寬的告白其實是失敗的,她自己也知道,只不過,不認輸的她,仍然不由自主的讓自己一步步的,朝著絕望深淵逼進。

 



而阿寬呢,就如同後來他跟小青告白時說自己是膽小鬼一樣,他真的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膽小鬼。
固執、封閉、不接受人世間本來就會有的千變萬化。
他以為只要將自己的心鎖死,就不會因為外在的變化而受傷;
他以為只要讓自己不看不聽不想,心就不會因為外來的誘惑而被觸動;
他甚至還以為,只要告訴自己,小青只是個從台北來的女生,總有一天會回去就不再回來,跟他爸爸一樣,那麼,他就可以在轉身之後將小青的身影給忘記。


 

然而所有的以為終究只是以為。
所以當他發現那個女孩買的回台灣的機票原來是為她的姑姑買的、
當他見到那個女孩居然也站到第一線去支持他對灣景酒店的抗議活動、
當他聽到那個女孩在海邊對他說對他有期望時(雖然後來的她顧左右而言他去了),
在那無數次她的心無意間向他靠攏的時刻,他的眼角眉稍當下浮現的暖暖笑意著實騙不了人。
於是,那個當初因為她的突然造訪而對她發怒,甚至還半掩著門不讓她探看屋內那屬於他的陰暗角落的他,後來,會主動的邀她去他家暫住。
於是,後來的他,對於她說我們來蓋手印時,會很開心的配合,然後笑著聽她說著口頭約不許違約喔的話語。
於是,他對那女孩的愛情,也如同台北冬日那難得露臉的太陽、如同冬日的太陽那道悄悄的爬上了手臂的暖暖日光,不知不覺開始在他心上發芽生根,讓他無法克制的開始眷戀。



於是,不知不覺間,他愛上了小青,在他早已結束了當年對李靜的愛戀的很多年之後。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