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場戲讓我好糾心啊。。。。。(嘆)

  

 

 

人與人之間的遇見,很多時候,是一場無可奈何的宿命。
一如當年走上了歧途的周大寬突然之間遇見了身為警官的梁一磊一般。
如果梁一磊知道那一天的那一槍會讓自己因此失去兒子以及往後好幾年的家庭平靜,當初的他是不是仍然會開槍?
也一如當初與女友分手後無意間在打擊場上遇見了梁小舒的你一般。
如果你知道那一天那一刻的一時心軟後來可能會讓你失去全部的自己,當初的你是不是仍然會不以為意的出手相助?



往事已矣,所以去追究彼時的自己會不會如此做已是徒然,但去細想此時的自己會如何因應,卻是決定自己該以何種方式繼續朝目的地走去的關鍵。
因此你完全能夠理解,此時的梁一磊為什麼會選擇以保守的心態去守護他看似幸福但卻脆弱的家庭,並且,要求你離開他的女兒。
但你卻也因此明白,此時的你如果真的因此而離開了這個心思單純而且絲亳不在乎你的家庭背景的開朗女孩,你的生命將再也不會完整。


於是那一天,你情不自禁的以即將失去她的心情,用力的一把抱住了她。不明白所以的她,真的以為你只是因為被工作上的不愉快而影響心情而已。

於是另一天,你克制不住的用想要安慰她的心情,再度抱住了她。仍然不明白所以的她,此時,卻含著淚的對你說出她心裡深處潛藏的害怕,並要求你許下不管如何都會永遠守護著她,不離開她的承諾。
而你,應允了。



原本你一直以為,只要明白了所有緣由的你不放手的持續努力,幸福最終仍然可以被你掌握於指掌之間。
一直到你親眼目睹了她母親在你眼前無法控制的情緒崩潰。
對不起,我跨不出來。她母親不斷的以極度抱歉的語氣,淚流滿面的如是對你說。
你於是終於明白,就算幸福看似已經被掌握在你的指掌之間,卻仍然可能因為某些你完全無法抗拒及挽救的原因,而逐漸的在指縫之間慢慢流失。
而你,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的真相隨著時間的消逝而漸漸被掀開,但卻不能也不知該如何挽回。



於是,當棒球打擊場上的揮捧再也無法讓你宣洩出你的心情、當你的情緒再也無法透過擊出球的那一瞬間而被盡情釋放時,
你,只得徒然的站立著,看著一顆顆快速飛來的球,在你身旁,一顆顆的墜落,如同發生在你周遭的那一件件不斷的降臨在你身邊,讓你無力招架的事件一般。
所以你只能不由自主的將車開到她家樓下。
所以你只能不由自主的在她說出心情不好很想有個任意門好讓她可以隨時看到你時,對她說出了你的所在。
所以你只能在聽到了她要求你帶她離開這個恐懼惡夢隨時會再度降臨的世界的話語時,再也忍不住的緊抱住她,並且對她說,我們私奔好不好。



當然我知道你不會真的做出會讓梁小舒的父母傷心的事,因為你愛她,並且愛屋及烏的不會去傷害你最愛的女子的家人,此時你說出口的一切話語只是因為你的情緒由於緊繃到最高點而暫時不受控制的發洩而已,
但是,
當聽聞梁小舒在你的懷抱中不明所以的說出了那句好啊的時候,仍然讓我忍不住的替你感到心酸。



一旦所面對的事情的另一端天平上被放置的是親情,即便是勇者,也會開始畏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