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頭
  一頭朦朧的巨獸
  靜靜伏臥
  右眼凝視仇恨
  左眼滴下慈悲
  一張口
  泉湧不絕      ── 蘇沛文/擁抱
   
          

於是,
一、二、三。這一次,不明所以的梁小舒用著不同於往常的哽咽語調,不顧一切的站在人來人往的出境大廳裡,喊出了她心中的企盼。
但這一次,明白所以的周震,狠心的沒有回頭。



忘了在哪裡看過的一句話:在愛情裡,讓人感動的不是掛在嘴邊的那句我愛你,而是當我需要你與我一起分享發生在我週遭的所有喜怒哀樂時,你的那句,放心,我在。
所以梁小舒總愛在喊完一二三之後又馬上轉身回頭望。
因為她知道,她的每次回頭,總是能夠見到停在原地的周震以亳無掩飾的深情向她注視著的溫柔眼光。
所以周震也總愛在配合著她的節奏喊完一二三時繼續停留在原地。
因為他知道,只要停在原地守候,他就能夠見到她每次回頭望向他的那張亳不保留笑得眉眼彎彎的臉龐。



但是後來,一切都變了。
在他終於明白了過去那一段其實不應歸屬於他的錯誤的事實之後。
不知情的她仍然一如往常的回頭對他笑得甜美,然而,他卻再也無法打從心底亳無顧忌的繼續放肆的愛著她。
那不是你的錯。雖然他的父親這麼說。
但是,他憤怒的摔出了手中的啤酒空罐,如果什麼都不管的繼續愛下去,那就是我的錯。



於是我知道,不忍心見到梁媽再度發病、不希望失去那段記憶的梁小舒再度回想起那心碎的一幕、不願意讓梁小舒在親情與愛情之間左右為難、不想見到梁家因為自己無意間的介入而讓過去的傷痛再被掀開。。。。。這些,當然都是他選擇放棄與梁小舒之間的愛情的原因,
但是,因為酒後的他對他父親說出口的那句話,所以我以為,會讓他執意如此,首要的理由當然是不想讓梁小舒受傷,然而,他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也是其中之一。
他過不去的,是怕梁小舒知曉一切後,也許會直接放棄,若否,那就得在她口中視若珍寶的親情以及在她心裡已經綿密生根的愛情之間,做出選擇。
而不管她的決定為何,他都怕她,也怕自己,無法承受。



再者,周震的事先選擇不告知所以然的直接退出,一如很多為人父母的人一般,因為不希望孩子被社會的現實摧殘,所以會忍不住在孩子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之前,擋在孩子跟前將前方道路上存在的所有荊棘事先拔除,卻忽略到正是因為那些被荊棘傷過後的結痂傷口,才讓孩子學會如何保護自己、懂得如何讓自己身處在現代叢林裡卻不會再度受傷。
因此執意提前放手的周震,我以為,其實是剥奪了梁小舒獨立思考、並且去正視這段與他之間的感情到底值得她付出多少努力去爭取的機會。



但是周震錯了嗎?
不,我不會這麼說。
他會做出如此的選擇,只是因為愛情容易讓人膽怯而已。
愛得越深刻,越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