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繼薇的父母因為她而爭吵了。

 

周爸爸以時代已經改變為理由,試圖說服周媽媽讓周繼薇去過她自己選擇的人生,然而
『我不管世界怎麼變,媽媽疼女兒的心情是不會變的,她們是我身上的一塊肉,要是她們吃什麼苦的話,你不疼我會疼!』

周媽媽如是說。
而『如果真的要跌一跤,我們的女兒才能得到幸福,那麼我甘願疼。』是周爸爸的回應。

 

身為人母,周媽媽的心情我完全能夠理解,然而周爸爸的心情,卻才是一直以來,我對待孩子的態度。
因為我一直以為,只有讓孩子(在父母默默從旁照應之下)自己真真切切的走過一遭,才能夠讓他/她深刻明白,父母親為何會以如此的態度避免他/她經歷這一切。

 

所以跟周二姐一樣,也許我不見得支持周繼薇與戴耀起一定要在一起,但我完全不認同周媽媽當年的從中作梗。
周媽媽當年的從中作梗,也許只是讓周繼薇失望難過,但卻確實徹底的傷了戴耀起的心。


周繼薇對自己的自信也許在那時消失了大部份,但對當時早就意識到自己對周繼薇的喜愛並不止是妹妹的戴耀起來說,
不論當年周媽媽當他面說出口的一字一句有多讓他感到被羞辱,也不論當年周媽媽以為他為了買禮物給周繼薇而偷錢的誤會讓他多傷心,

周媽媽對他說的那句你一定不希望讓周繼薇變成你媽媽的話語,才真的是徹底打擊了他,並且讓他徹徹底底的打定主意消失在周繼薇眼前的最後一根稻草。
於是,在那麼大的操場,在那麼多人參與的大隊接力賽中,第一時間就發現周繼薇昏倒的戴耀起,才會在那一天,刻意的撿起了明知是方紹敏的髮夾,將它託付予周繼薇交還給她。



因為他知道,周繼薇一定會出於好奇心的作祟,而看了隨附的那封信。
而同時我也相信,以他對周繼薇的了解與熟悉,他,
絕。對。不。可。能。不。知。道,後來他收到的那一封又一封看似由方紹敏寫出的信,是出自於誰的手。

 

對於那些塵封多年的信件,方紹敏對戴耀起的質問,確然是出於好奇與心塞,
但戴耀起在火車上對於周繼薇的質問,卻是出於了然。
一部份的他想從她口中得到答案,於是他問了,
但另一部份的他卻不敢接受由她口中說出的答案,於是他退縮了。
甘願接受懲罰的她與默默的看著她接受懲罰的他,其實心裡看到的都是同一件事。
她看到了原來自己真心的愛著他。
他看到了原來她真的愛著他。
然而她並不知道他對自己的心情,而他,不敢讓她知道他對她的心情。
然後,她與他,決定,
自各
裝傻。


一直到後來,經由袁方的手所送回的那雙鞋,才讓周繼薇終於明白她曾經錯過了什麼。

 

所以,她那一句句看似詢問Siri的問題,問的不是Siri,
而是在店裡顧自裝忙的戴耀起。
而始終答非所問的Siri,
卻也巧合的對應起了戴耀起當下的心境。


  原來原來是這樣愛過的
  卻也否認如塗改過的詩句
  為你彈一些剛好寫過的歌
  順風時帶到遠地:
  「曾經嚮往的一種自由像海岸線
  可以隨時曲折改變;
  曾經愛過的一個人
  像燃燒最強也最快的火焰。」 
 
                  我們苦難的馬戲班/夏宇



於是,所有看似已經過去的心情,在此時此刻,不僅沒有被不同時空之下所遇到的不同的人取代,
反而,更加深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