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打電話給我?他好奇的問。
倔強、自我封閉,曾說過自己也是隻狠毒的鱷魚並視他為只是個誤闖迷霧黑森林的可愛動物,這樣的她,在聽聞這句話後,瞬間紅了眼,
『不是說只能打一次嗎?在這世上只能打一次的電話,那就是你。』她說。


彼時,他初遇她,那時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她是誰。
當時躲在暗處的他,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扯下身處亮處的她手上那塊想用來終結令她痛苦的禁錮歲月的碎玻璃片。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