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確定?第一次,他詢問的如此小心翼翼,或者該說,這是他第一次以如此肅穆虔誠的心情,對女人問出這樣的話語。
片刻之前,她對他說,我跟他分手了。
也是片刻之前,她對他說,解脫感,我有解脫的感覺。
還是片刻之前,她醉眼惺忪的斜睨著他說,你該不會以為我不敢上去吧?
是在那樣的片刻,他才第一次知道,那個他自小就認識,始終高高在上猶如皇后般的高傲女孩,原來也可以是在酒吧舞台上以豪放性感的姿態舞著的魅惑女神。
舞台上的她以令人迷醉的慵懶神情缷下了她的髮帶,褪下了她那套高貴典雅的連身洋裝,只餘一身性感的襯裙,開始了她的魅惑之舞。
而舞台下的他除了回報以心蕩神馳的痴迷之外,再無暇思考其他。


於是,你確定?他如此的問。

而她,什麼都沒說。
她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瞅了他一眼之後,湊上了她的唇,主動吻上了他。
他一開始的被動接受,在她的手輕撫上他的臉之後,轉化為主動。。。。。
這個總將女人視為玩物的花花公子,在這一刻,心甘情願的成了她的俘虜。
一場纒綿的愛慾,於他,是愛情的初始,既深刻也陌生;於她,卻只是慾望的初嚐,非關情也無關愛。




我最後的渴求緊繫住你。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後的玫瑰。  ──聶魯達 白色的蜂




妳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睡不著,我感覺我病了,就像胃裡有東西正在蠢蠢欲動。
所以他說。
是蝴蝶嗎?你知道,我鍾愛上帝所有的傑作,以及他們所暗含的寓意,但是那些蝴蝶必須要被扼殺。
而她如是說。
這是一場一開始就注定不公平的愛戀。
因為花花公子的心房中仍有滿滿的空缺,而高傲女王的心裡卻早已住了一個人──只有一個人,可是卻足已讓她的心完全被填滿。
他的愛情初體驗,卻只被她視為是她與他一時克制不了的情緒失控而已。



然而她卻仍然不可自拔的被他吸引。
壞男人所擁有的致命吸引力,在他與她歡愛纒綿之時,總能深深的勾引出她內在狂野的那一面;而壞男人那傾其所有的專注溫柔,在他幫她戴上項鍊之時,更是讓她逃不開也躲不了。
這麼漂亮的東西,得給配的上它的人。

他緩緩地訴說著對她的重視及庝竉,以那把低沈中略帶迷幻的嗓音,迷惑了她;而他那雙輕柔的繞過了她的頸的手,於此時此刻,也正以如水似粉般的溫柔,蠱惑了她。
她那雙原本黑白分明的明亮雙眸,在此刻也只得以迷濛的眼神,深深地凝視著從鏡中顯現出來的他與她的倒影。
那樣令人分不清虛幻與現實的倒影,讓她彷彿進入了魔幻世界一般,情不自禁的再次與他展開了另一段激情。



但是,後來,她仍是選擇了住在她心底深處已久的那個他。

而他只能呆立在一旁,看著她與他甜蜜的親吻,看著那個他抬眉高興的對他眨了眨眼,然後再看著他們在他眼前關上了房門。
碰,那扇在他眼前被關上的木製房門所發出的輕悶聲,徹底的擊中了他的心。



於是,這也是第一次,他知道他原來也有心,且於此同時,明白了什麼叫心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