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我自己說,我要用我的天真,保持我的單純。」
經歷了一場術前換手風波後,蘇怡華對關欣這麼說著。



所以我們會看到,帶著實習醫生巡房的蘇醫生,要求實習醫生除了留意患者的症狀外,更要去注意病患家屬的心情,甚至還遞給為了照顧老妻而無法離開的老先生一袋麥當勞速食。
(為什麼不是肯德雞?難道這也是置入性行銷的一部份嗎?)

只是,處於爾虞我詐的權利鬥爭核心圈的他,還能夠維持多久的單純天真?



突然想到我自己。



學校剛畢業的第一份工作,是一份助理工作,當時所處的是一間只有七人的小公司。
某次,因為工作上的理念不合,老闆開除了其中一位員工。當時聽聞此事的我,差點抱著對方大哭。
而在歷經了多年職場生涯後的現在,在看過了太多的人事異動及高層權利鬥爭後,對於這一類的事,我已經無動於衷。
即使這些事情曾經發生在我身上過,我也能雲淡風輕的當成笑話與朋友分享。



這就是所謂的成長嗎?
如果成長是讓人心逐漸變冷、變硬、變無動於衷、學會在臉上掛著應酬式的微笑,那,我可不可以不要?



我想念當年那個會在同事面前掉眼淚的我。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