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練習抽血的過程中,倒霉的啟太成了湘琴手中的第一號實驗品。
沒想到好不容易抽出的血液樣本,卻被少根筋的湘琴失手掉落地面。
只好,一切重來。
極之恐懼的啟太當然不肯,所以現場只見啟太追,湘琴跑、啟太喊,湘琴叫。
當時的畫面,看在不明究裡的外人眼中,誰說不像是男女朋友之間的嘻鬧。


這就是甫進教室的直樹看到的景象。
在外人面前本來就笑容不多的直樹,看到這一幕時,臉色更是冷然。
他不開心,但直到那個當下,他仍不清楚他的不開心是為了什麼。
他只是下意識的放大了他個性中的冷淡,當他見到與啟太有著熱絡互動的湘琴時。


她是你老婆吧。你不該多花點時間把她教好嗎?
看不慣直樹對湘琴的冷漠,啟太開口了。
我並不是為了她才當醫生的,如果她不能靠自己的能耐當上護士,那就趁早放棄算了。
直樹冷冷的拒絕了啟太的建議。
看著啟太與直樹的對立,湘琴也開口了。
直樹說的也是事實啊,我己經習慣了。她說。
說著這句話的湘琴,在理解的笑意底下,卻帶著些許的落漠。
對湘琴而言,直樹的用心,多數時候她懂;直樹的關心,多數時候她感受的到。
然而眼裡雖然看的到,耳裡雖然聽的到,但是,心,卻常會不由自主出現一絲絲微弱的呼喊。
那是一種渴望的呼喊。
期待對方再多一點點温柔、再多一點點體貼的渴望。
或許就是這樣的渴望心情,才會有之前阿金的緊追不捨,以及讓之後的啟太有了趁虛而入的機會。


在阿金的眼中,直樹是個高傲的自大狂;而在啟太的眼中,直樹是個冷淡又自負,不懂得何謂關心體貼的人。
他們都以為,直樹對湘琴所付出的愛,比不上他們對她的付出。
然而真是這樣嗎?


與湘琴的直來直往不同,直樹的心思細膩而曲折,很多事情他看在眼裡擺在心裡,不得不說出口時,卻又常與腦裡想的不一致。
而這樣的他真的愛她,他知道,她也知道。
但是,知道又如何?
能夠理解又如何?
即使爽朗樂觀如湘琴,也會偶有脆弱的時候、偶有傷心的時候、偶有需要安慰呵護的時候。
不似直樹總能在第一時間清楚的看透湘琴腦袋中的念頭,直樹腦海中的想法,湘琴通常是摸不透的。
所以她總是缺乏信心,所以她總是對自己的能力有所遲疑。
所以,當那些負面情緒出現時,直樹的一貫不多言,甚至偶爾出現的冷言冷語,對他們之間的愛情,不能說不傷。


對仍身為學生的他們而言,愛情需要學習,生活亦如是。
學習在愛情中如何對對方做到正確的付出,學習在生活中如何適度的給予對方肯定。
對所愛交心,是課業成績優異的直樹目前最需要學習的課題。
而在優異的直樹面前肯定自己,則是現階段的湘琴最需掌握的重點。
學習著,成長著,年輕的他們,來日方長。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