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了。

聽說,是因為酒後吃了抗憂鬱藥,然後騎摩托車出門,卻不小心機車失控,撞上了電線杆,傷重不治。


你跟我同年。
記憶中的你,長相斯文俊秀,雖然調皮,但還不至於壞到令人討厭的地步。
很小很小的時候,每次回到外婆家,你總會領著你弟跟我,做出一些當時我天真單純的小腦袋中想破頭也想像不到的事。
比如說,翻牆進假日鐵門深鎖的幼稚園,然後玩遍園內的各式遊樂器材
或比如說,把小小的石塊放在鐵軌上,當火車呼嘯而過之後,為那些被輾成粉末狀的石塊而歡呼。。。。。
等等等等諸如此類以大人的眼光看來簡直是犯罪,但對當時的我們來說只覺得好玩的行為。


國中時期的某一年寒假,你同你的家人來我家玩。
那一天你穿著一身仿日本高校男生的黑色制服,而且每根指頭上都戴著樣式誇張的銀戒。
我沒有問你為什麼在大過年時穿了一身黑,國中年紀的小女生是不會在乎這個的,我只記得我盯住你十指上的繽紛不放,然後好奇的問你,這樣拇指彎的下去嗎?
你沒說什麼,只是抬起了手,在我面前彎了彎你的拇指。
當時聽長輩說,你不愛唸書,又不聽爸媽的話,成天跟一群壞朋友混幫派,身上的黑制服,就是你把你媽,也就是我舅媽,給你買過年新衣的錢拿去訂做的,把你媽氣到不行。
可是在當年的我的眼中看來,穿了一身黑的你,整個Style不管是外型或長相,都像極了當時一位頗紅的歌手,其實還挺帥氣的。


而且當時我感覺不出你的身上有任何的戾氣。
我只記得你低聲叮嚀你那位穿著一身白絨絨斗篷,長的粉雕玉琢卻不太禮貌的妹妹,要她叫我姐姐時的彬彬有禮模樣。


最後一次見到你的那年,我十八歲。
那天晚上,我跟著長輩到你家玩,在你房間見到一位很瘦很瘦的年輕女孩,髮長披肩,長相清秀。
她一手拿著煙,一手拿著打火機,正點燃待抽之際,你走了進來。
你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臉上沒有多餘的情緒,然後開口對她說了句,我不喜歡我的女人抽煙。
那一天沒有人跟我介紹那個女孩的身份,但你對她說的那句話,很簡單明瞭的說明了一切。
你說完後,只見那女孩趕緊將口中刁著的煙取下,陪著笑臉對你說,我知道你回來了,所以趕快幫你把煙點著。。。。。


後來聽長輩說,你爸媽未反對年紀輕輕的你把女孩子帶回家住,是因為怕你在外面亂玩,反而危險。。。。。
後來聽說,那女孩為你懷孕,為你墮胎,後來的你們並沒有結果。
後來又聽說,你因為持槍恐嚇(或傷人?),進了監獄。
後來繼續聽說,你染上毒癮,整個人變得又瘦又蒼老。
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聽說你又進了監獄,甚至連後來你爸過世時,你也只能被警察押著,銬著腳鐐手銬,到你爸的靈前來祭拜。


一直到很後來的後來,所有你的事情,我都只是聽說而已。
直到這一次,終於不會再有任何聽說了。


願你好走。
如果真有來生,就請安安份份的當個簡簡單單的平凡人。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