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拿下假髮的那一剎那,我以為我會哭,還好,沒有。

我只是笑著稱讚她,頭型很漂亮,等頭髮再長到平頭的程度,就可以直接出門不用假髮了。


預想過很多次見面時要講些什麼,結果第一時間什麼話都說不出口,反而是她給了我一個大大的擁抱。

戴著假髮的她,看起來外型依舊亮眼,笑容燦爛,沒有病人的感覺。
只是我知道,她其實並不真的是那麼開朗的人,看她笑得越開懷,越讓我覺得難過。


她說因為化療,讓她四肢皮膚都變黑,連臉都黑了。

我馬上把我的手伸出去,「妳那哪叫黑,跟我比差遠了。」
天生黑肉底,比黑絕對不會輸人的。
 
這時候剛好另一位同事走過來,也一起伸出了手,果然555,我還是最黑的。


因為她今天有約了,她說再找個時間,我們三個好好的吃一頓飯。
我差點脫口而出說反正有那麼多時間,不急。
還好話在說出口前,及時打住。
很傷感,但很現實,時間是不是真的還很多?我不知道。


只好笑著說,再連絡。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