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插曲,楊丞琳的「我們都傻」。
你說我傻,傻在愛上沒有感情的分身。
你說你傻,傻在愛她,就不值得奮不顧身。
我們都傻,傻在寧願犧牲,也不願放棄天真,還在期待會有奇蹟出現。 

 

 

 

 

 

 

林曉如,觀光飯店的領班,與交往數年的機師男友任以翔原本要一起飛到Las Vegas結婚順便渡蜜月,卻因不知名的原因,被男友單方面"悔婚"。
而被林曉如誣衊為騙財騙色的壞人的宋杰修,卻在街邊的櫥窗前,將被傷透心的她的身子板向了鏡面般的櫥窗玻璃。
照照鏡子,在鏡子裡,妳看到什麼?我看到了兩個字,狼狽。並且如是的對她說。
此時宋杰修口中被稱為狼狽的林曉如,在宋杰修要她好好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的前一天,才以一種極度狼狽的方式,被抛棄。
在她工作的飯店前。
為什麼我會這樣?明明前一秒還好好的,為什麼下一秒就全部都變了?
在宋杰修面前,她淚眼婆娑的問道。
但那個在面對女客戶時可以用伶俐的口齒與無邊的個人魅力,以短短數十秒就拿下case的宋杰修,此時卻給不出答案。
因為,他的心情,此時,同樣極度陰鬱。



宋杰修,奧亞設計公司首席室內設計師,事業得意的他,情場上卻。。。。嚴格說來不怎麼得意。
身為正開始在演藝圈發光發熱且亟欲轉型的藝人唐艾薇的見不得光男友,他費盡心思設計的求婚儀式,卻被唐艾微以你現在只是在陪我練習演技吧,你怎麼知道我剛好有一場求婚的戲的話敷衍過去。
我的用心妳怎麼都看不見?當時的宋杰修對唐艾薇大吼。
我看不見!我也不能看見!而當時明明什麼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唐艾薇,為了即將唾手可得的夢想,也只得以無奈的大吼回應。



就在那一天,在pub喝的酩叮大醉的宋杰修,遇上了同樣慘被抛棄的林曉如。
同為天涯淪落人的他與她,於是在大醉一場的情況下,以殘存的理智(?)找來了宋杰修的老闆跟助手為證人,登記結了婚。



清醒後的林曉如,急著離婚。
清醒後的宋杰修,同樣急著離婚。
但,唐艾微說了,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不要離婚。等戲殺青,一切就可以回到原點。
我用我對你的信任,來換取你三個月的等待。
於是,宋杰修,妥協了。因為他愛唐艾微。
而後來,原本不肯妥協的林曉如,也妥協了。因為她發現,任以翔已經有了新的對象。



各懷心事的他與她,因著各自的原因而妥協,達成了三個月後離婚的約定。
戒指戴上,代表合約正式生效。宋杰修如是對林曉如說。
她伸出手握住了他對她伸出的手。
同時,套上了他給她的婚戒。
那只原本是宋杰修要獻給唐艾微,而唐艾微說她不能看見的婚戒。
於是,
三個月。一百萬。一段契約婚姻。
開始。



只是此時的他們,並不知道,感情有時候雖然可以是遊戲,但是,卻不是能夠讓人隨心所欲的遊戲。
因為,遊戲的規則雖然是由人的理智所訂,但遊戲開始之後的任何莫測變化,卻由人的心所引領。
而人心,說簡單卻也複雜。
什麼時候我們會被他人吸引,什麼時候原本吸引我們的他人會對我們失去吸引力,事先或有跡象可尋,但事發之初,任何的跡象只會被視為無關痛癢的瑣事而已。
但是,如果發生意外的,是我呢?一如宋杰修小心翼翼的對唐艾微的提問,

所有的跡象一開始也許只是無關痛癢,但發覺時,卻早已,
病入膏肓。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