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旁觀者清,果然沒錯。




一抬頭,我瞥見了給它澆水的人。
她不是園丁,不過她看起來有更好的方法,
知道如何把水澆到點子上。   
           ──  臧棣/金色的秘密叢書



所以梁小舒才會一眼就看穿了周震因為與父親爭吵又拉不下臉來求和的鬱鬱寡歡。
父子之間,是兩隻劍拔弩張的獅子,互不相讓。他說。
那麼,為什麼不學著像隻貓一樣的喵喵叫,就和好啦。而她,這麼說。


如果說這世界上有什麼情感是讓人無論如何也割捨不掉,不管是從感情面、從理智面,甚至是從現實面來看的話,無非就是親情了。
血緣關係與人格養成確實是一種非常奇妙的因果,即便自己再不想承認,但卻會在不知不覺之間,由己身的行事風格中,透出自小即耳濡目染的習性。
因此周震會一邊對自己父親說就是因為他的行事霸道,才會被說是黑道,
但卻又在梁小舒被前男友威脅恫嚇時,找來她的前男友,要脅他不准再動梁小舒一根寒毛、也才會在梁小舒楚楚可憐的說這間公司的老闆不願見她時,直接就用撞車的方式逼那位老闆出面與她談判。


這般性格剛烈如獅子般的周震,想當然耳,不可能主動拉下臉將自己當成小貓般喵喵的去跟父親求和,可是那一首歌,卻逗笑了他。
那首可愛的梁小舒在節目中與詹姆士一搭一唱的名為只要我長大的歌。
哥哥爸爸真偉大,梁小舒用著五音不全的嗓子吼著。
如果說那個夜晚,周震點給梁小舒的那首我會在你身邊,成功的撫慰了梁小舒當時因為電台的存活而焦頭爛額的心神的話,那麼,在此時這個陽光明亮的時刻裡,
詹姆士與梁小舒的只要我長大的歌聲,則成功的讓情緒低盪的周震,在他的豪華房車裡,一邊簽著公文一邊忍不住笑開。


於是,周震提著一瓶高粱回家了。
於是,同樣聽到廣播中那首搞笑合唱的周大寬,看著周震手中的高粱後,笑著轉身拿出了一甕更烈的陳年高粱。
於是後來,這對父子對飲了起來,然後,達成了三個月之後,周震會讓梁小舒對周大寛刮目相看的保證。。。。。

 

 
            陽光淅瀝淅瀝地落下
          有個人走了很久
          想著
          經過哪片海
          眼睛和腳才願意坐下   
                      ── 伊波/穿透-奇怪的溫度讀後


所以潔西卡才會對梁小舒說,張開妳的眼睛調整妳的頻率,把周震當成異性看,說不定妳就會發現他就是那個適合妳的人。


對於一個天生對人慢熟,且又患有臉盲症痼疾的梁小舒來說,會與男人真的進入交往的階段,我想,絕對需要一段很長時間的心理建設。
因此不管在一起的時間多久,在在一起之前,她已經準備很久了。
所以先前的那一場無預警的背叛,對她而言,絕對痛徹心扉,不論交往的時間多寡。
時間的長或短,唯一的差別,也許就是那把所謂背叛的刀插在心口的深淺。。。。。也就是那把刀是單純的只插進心裡,或者是插進心裡之後再三百六十度的轉一圈的差別。。。。。
只不過由於那段戀情的時間尚短,再者,也因為同時間出現了更大的麻煩──公司前途以及員工的擔憂──困擾著她,所以相較之下,失去的愛情,也就不那麼的值得傷懷了。
所謂飽暖思淫慾,如果三餐都無法溫飽,又如何有多餘的心神去思索風花雪月的營造?


因此就在營業稅金突然因為天外飛來的樂透彩金而解決、房東突然又如同被雷打到一般的收回原先不想再承租的話語,
所有困難突然如作夢般的莫名其妙就解決了之後,
周震又突然對她說要來電台當業務,並且在第一時間送上了一紙電台開台後從未出現過的年度廣告合約。。。。這些,對梁小舒而言,簡直比中了第一特獎還要讓她來得興奮。


於是,周震正式成了亞洲電台的業務。
於是,周震對梁小舒說因為我不太懂電台的運作,所以關於那紙合約,需要妳跟我一起去跟廠商做進一步的詳細說明。
於是後來,周震與梁小舒從廠商那裡回來之後,一起被困在故障的電梯之中,然後,梁小舒的腦內小劇場開始上演。。。。。

 


          好多好多的字
          落在腳邊
          像石頭

          低頭才看見
          到處是湖

          下一刻有漣漪  
                     ── 王又立/下午的草地


所以高哲宣才會在公車上對梁小舒說,妳要先搞清楚那個女生喜不喜歡那個男生,喜歡的話,那個男生做這些事情才會有意義,不喜歡的話做再多都不重要。


也許是因為菲菲每天每天的塔羅宣言轟炸,確實先在梁小舒的心裡造成了影響,所以,詹姆士之後的告白三部曲說法,才會讓得了所謂慢熟型臉盲症候群並且不小心與周震一起被困在電梯裡的梁小舒,開始心慌意亂了起來。


雖然說不管是花也好,或是肢體接觸也罷,其實都只是當下的周震對梁小舒的順手為之的舉動而已,然而卻因為詹姆士的事先"提點",讓周震的送花、牽手,以及肢體接觸這些舉動,在梁小舒的眼中產生不同意義。

 

於是,當梁小舒拿著紅豆冰棒給高哲宣,然後對他說這是你永遠不變的口味而讓他有點暗自竊喜的覺得原來梁小舒還是有在關心我之後,
他卻發現,
梁小舒的眼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開始不由自主的盯著周震跑。
於是,高哲宣默默的發現公車上坐在他身邊的梁小舒心神不寧的原因,是因為周震。
於是,對我做這些行為的人是不是喜歡我?對於梁小舒這句突然脫口而出的題問,
這些行為得是妳喜歡的人做才會有意義。他給了她如是的回答。

          


          走不出房門,又進不去
          兩室之間,灰濛濛
          只點了頭
          一切就要散     
                      ── 阿米/河畔情歌


於是後來,
高哲宣開始有了他即將失去梁小舒的擔憂與恐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prku 的頭像
cprku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