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這一段。以及之後黃老大給崔達布的回答。

 

但在這之前,得先前情提要一下。(笑)

 

簡單來說,就是達布跟仁荷先是一起參加了Y台的面試,但在面試過程中,達布揭穿了仁荷是不能說出違背自己心意的話語的匹諾曹患者的事實,以至於讓仁荷失去了競爭的機會。然而後來身為M台主播的宋車玉(仁荷的生母),為了收視競爭的考量,找上了仁荷,讓她成了M台的實習記者。
所以達布與仁荷都成了記者,同時,也成了競爭對手。


兩人的第一次交手(當然也是兩個陣營的第一次交手),是對在健身房死於過度減肥的大嬸的追蹤報導。
自信滿滿的達布耍了小手段,得到健身房不願釋出的錄影畫面,然而,隱隱覺得不對勁的仁荷(因為她打嗝了),卻逆向思考得出了完全推翻包括達布在內的所有人的既定結論,取得了真正的獨家報導,漂亮的贏了達布。


於是,有了達布與黃老大的那段對話。

 

好了,前情提要結束。(笑)

都說記者是無冕王,一點也沒錯。
透過文字述敍與畫面呈現後的效果,在十三年前,讓奇家家破人亡,而在十三年後,則差一點讓社會大眾以為,過度減肥而死亡的大嬸只是出於嫉妒前夫的新對象這樣的膚淺原因。
彼時的奇河明無從辯白,然而此時的崔達布卻也在無意間重蹈了當初那些讓他失去所有的記者的覆轍,未經進一步的確認查證,就將消息發佈了出去。
所有當初他在面試時對於匹諾曹患者因為認為自己不會說謊所以就會把自己心裡以為的真實當成真相散布出去的指責,現在,原封不動的出現在他自己身上。
他以為的真實,事實上,只是他自以為是的可笑推斷,如果沒有仁荷的追究,查出真正的原因是因為想減肥後將肝臟移植給女兒,那麼,死去的大嬸的女兒,也許不至於會嚐到如同他當年一樣的痛苦,但可能一輩子都會被不明白實情的人暗自嘲諷。

黃老大回答了什麼,先放一邊(我好任性),想先插播一下這一集裡我喜歡的另一個片段,當然,是我感興趣的愛情橋段。

 

 

每次都說了又要你忘記,抱歉,可能因為天氣太冷我神智不清了。』含著眼淚的仁荷,為自己每次總因為不能說謊而不得不表白的行為,對達布說了抱歉。
然而這次的達布『天太冷,因為天太冷,我也神智不清了。
卻做出了如是的回應。

 

能夠被輕易控制的感情,不是愛情。
但愛情卻又是一種很簡單的感情,只要一方願意,另一方說好,就能開始。
然而它有時候卻又很難,就算已經開始,如果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前方早已佈滿的荊棘,隨時都能結束。

  
 人是會欺騙自己的動物,常常理智還想要說謊,感情卻跑在前頭。 --肆一/想念卻不想見的人

 

所以,很感謝仁荷這個與生俱來的痼疾讓她無法說謊,於是只能不由自主的讓感情跑在前頭。
而對於仁荷一直以來不得己的不間斷的告白,這次的達布終於鼓起勇氣做出了回應。
比起那個看來甜蜜的背後抱,我更喜歡他蹲下身慢慢的抬起她的腳,輕輕拍掉她穿著襪子的腳掌上泥沙之後,幫她穿上鞋的畫面。
不是出於對於侄女的疼寵,而是出於對自己認定的女子的疼惜。
前方也許已經滿是荊棘,未來也許有一天他們必須迫不得已的臣服,但是現在的崔達布,已經鼓起勇氣想跟崔仁荷走上這麼一遭。
一遭屬於他與她的情愛冒險。

 

說完了我感興趣的愛情,現在可以來說說黃老大的回答了。

 

『你是想問你能不能承擔得起這份工作嗎?你現在問這個問題,好像還為時尚早吧。
今後你還會聽見會看見會傳達很多事件,比健身房事件更難查清真相,更加沉重的事件。
我究竟,能不能承擔得起呢?』
回轉過身,黃老大嘴角微揚,望向一臉疑惑的崔達布,給了他一個莫測高深的微笑。

 

這個疑惑的第一個解答出乎崔達布的意料,很快就到來了。
當他因為主動追查一件與多年前他父親過世相關的關係人所涉及的案子,而終於與他失散多年的哥哥,奇載明,面對面之後。。。。。。。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