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揚炘。



「你跟唐蜜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葉可欣這麼問。
眼前的可欣只是隨意的將一頭烏黑長髮披在肩後,但她漂亮的五官,以及那一身並未因為以摩托車為代步工具而變黑的雪白皮膚,再加上總是掛著微微笑意的精緻臉龐,還是吸引了咖啡廳內不少的注視目光。
看著這樣的可欣,他微微的嘆了口氣。
如果一開始就是妳,事情是不是就單純多了?
他心裡如此想著,但表情依然一如既往的不動聲色。
「如果我說,我跟她之間根本來不及發生些什麼就結束了,妳會相信嗎?」他輕輕的回答。
「我相信。」可欣收歛起臉上的笑意,低下頭盯著她面前那杯早已涼透的咖啡,同樣低聲的說。「因為,當年的我們不也是如此?」
秋日下午近五點的陽光,透過咖啡館的木頭窗櫺,如雨點般細密的灑落在她的髮上、身上,窗櫺的陰影正巧投射在她眼眶週遭,使他看不清她眼底閃爍的情緒,但是這樣完全沐浴在金黃色光芒中的她,讓他不由自主的憶起高一那年與她再次遇見的情景。



他永遠記得,當時那個一臉驚慌的女孩,在乍見他時,從眼底眉間瞬間透出的欣喜。
那一刻的她,就像由畫工精緻的工筆畫中走出的仕女,在陽光麗麗的夏日午後,不自覺的散發出光芒,美極了。
而當可欣走進他們班上的攤位,用甜美的笑容對他打招呼時,他承認,當時他心裡的的確確感覺到真切的喜悅,以及喜悅背後所產生的虛榮。
是的,虛榮。
當年的他,一個十六歲的單純孩子,在周遭同學的怪叫聲中,享受著莫大的虛榮。
可是後來。。。。為什麼後來的發展不照著王子遇到公主然後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既定劇本走下去呢?
望著眼前的可欣,他的思緒,開始神遊。
可欣帶給他的虛榮感還來不及在他的內心發酵,就因為汪子婷的出現,產生了變化。



高二那年,蘇揚炘遇見了汪子婷。
汪子婷,一個大他三歲,在他母親開設的簡餐店擔任兼職服務生的女孩。
嚴格說來,她長的算不上漂亮,個性與開朗活潑的可欣完全相反,子婷有著超乎同齡女孩的早熟懂事,她安靜、話不多,除了工作時必須掛在嘴角的笑容之外,她甚至不愛笑。
但她有一雙黝黑深沈、彷彿鑲篏在臉上,好似能一眼就看穿他內心世界似的如墨黑寶石般的眼睛,讓他第一眼見到她之後就無法將眼光從她身上移開。
他不可自拔的被子婷深深的吸引住,而子婷雖然未明言拒絕,態度卻也總是若即若離。
雖然多數時間她只是被動的接受他對她的好,但她偶爾的回應,或許只是淺淺的一笑,卻常常能夠讓他維持一整天的開心。



後來,他母親發現了。
「你知道她是個未婚媽媽嗎?」
「我知道,可是那是她年輕時的不懂事所造成的錯誤,我愛的是現在的她。」
「她是個好女孩,」他母親嘆了口氣,「如果喜歡上她的是別的男人,我會勸那個男人好好珍惜她,可是你是我兒子,不行。」
母親的反對其實並沒有影響到他的執著,真正讓他灰心的,是子婷的態度。
自從子婷知道他與母親因為她而發生了爭執之後,她就辭掉了簡餐店的工作,避開在他眼前出現的機會。
可是他不死心,他每天放學後就到她租屋住外面等她,就算只有一句話也好,他也要親耳從她口中聽到她對這段感情所下的註解。



終於,「我們不適合。」在某一個傾盆大雨的深夜,她出現了,在遞給他一把傘的同時,平靜的、淡漠的,對他這麼說。
沒有淚水。
分手的時刻,淚水是唯一的點綴。蘇揚炘突然想起忘了在那本書中看過的句子。
怎麼完全不一樣呢?
淚水呢?
擁抱呢?
就算他曾有過任何想抗爭的意圖,也被她以平靜淡漠的語氣所說出的這句話澆熄了。
他於是明白,愛情並不只是一個人的義無反顧,如果對方沒有相同的認知,那麼一切都只是徒然。。。。



他從沒跟可欣提過這一段,對他而言,感情是極之私密的事,不適合與他人分享。
那一年的可欣或許能夠感受他的突然沈默,卻體貼的從未過問原因。
可欣只是持續的用她的樂觀開朗的態度感染他,努力的想將他帶出陰霾,同時,與他的感情觀截然不同的可欣,總是很努力的將她歷任交往的男友介紹與他認識。
「這是蘇揚炘,我最愛的男人。」可欣總愛惡作劇的跟她男友這樣介紹他。
而他除了無奈的對那些男孩們點頭微笑之外,總也會亳不例外的從那些男孩的眼中接收到敵視的眼神。



後來他跟可欣考上了同一間大學。
上了大學的第二天,可欣拉著一個女孩的手,跑到他租住的宿舍來找他。
「這是蘇揚炘,我最愛的男人。」不例外的,可欣依然如此的對她帶來的女孩這麼的介紹他。
他看向那女孩,女孩臉上那對比起他有過之而無不及的濃密長睫毛下的雙眸,也正盯著他瞧,靈活慧黠的眼神中,閃爍著些許的興味。
可欣接著說,「這是我昨天認識的朋友,唐蜜。」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