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遇。




眼淚不代表悲傷。
而笑,
有時候也只是一種偽裝。



1998
。夏。
唐蜜、蘇揚炘、葉可欣,他們三個人的人生,從站在蘇揚炘宿舍門口的那一刻起,產生了交集。
或者應該說,蘇揚炘及葉可欣的人生,從那個時刻起,加入了唐蜜。



* * * *



「喂?」
只是一聲輕輕的回應,就足以讓電話另一頭的人肯定了接電話的人就是她要找的,於是她接著說,
「蘇揚炘回來了,妳知道嗎?」



「蘇揚炘回來了。妳知道嗎?」唐蜜一接起電話,就聽到電話那一端傳過來可欣的輕脆嗓音。
與可欣可以輕易分辨出她的聲音相同,即使她手機銀幕上的來電顯示出現的是組陌生的號碼,唐蜜依然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可欣的聲音。
在事隔六年之後。
而這六年之間,她們沒有連絡過。
當然,還是會間接的透過共同認識的朋友知道對方的消息,所以她知道可欣這幾年之間斷斷續續的談了幾場戀愛,也知道蘇揚炘後來被公司派任去新加坡,但是,她以為,從那一天之後,這些就都與她無關了。
知道嗎?當然知道。你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知道。。。唐蜜在心中默默的回答著。
「見個面吧,我們。」沒聽到唐蜜回應的可欣繼續接著說。
「好。」



於是,唐蜜才會在現在這個原本她通常是在加班的時間,晚上八點,站在Lily咖啡館的門口。
而一直到站在這裡的此刻,唐蜜都還在想她為什麼會願意赴這個約。



Lily
咖啡館是他們大學時期最愛來的店。
他們,唐蜜、葉可欣,以及蘇揚炘。
只要是沒課的下午,可欣總愛找她及蘇揚炘去那邊消磨時間,他們可以一直待在這裡或者天南地北的聊天,或者各自捧著本書看的一直待到晚上,然後散步到隔幾步遠的夜市解決完晚餐之後,再慢慢的晃回各自租住的地方。
當時的他們每週至少會有一次這樣的聚會,一直持續到大四那年。。。。。
在那之後,她沒再加入過聚會,而她聽說他們也沒再踏進去過那家店。



咖啡館的門是一整片厚重的實心木雕大門,而在門把上方,裝飾著一朵雕刻精緻的百合。

「妳知道嗎?百合的花語有幸福、祝福的意思,但在日本,卻有不祥的寓意存在。」
唐蜜很清楚的記得,當他們第一次來到這間小小的咖啡館,看到這朵精緻漂亮的木雕百合時,她讚嘆不已,而蘇揚炘卻只是淡淡的這麼說。
「真的嗎?」唐蜜很訝異,這麼美麗的百合,怎麼會不祥呢?
「所以,別只看到事物顯露在陽光下美好的一面,隱藏在背後你看不到的那一面,有時極之陰暗。」
說著話的蘇揚炘有著短暫的失神,雖然眼睛看著她,但視線焦距卻穿透了她,落在她身後某個遙遠的地方。
那樣的蘇揚炘,帶著點冷淡、帶著點陰鬱,與平常臉上總是掛著笑意,舉止也總是温柔體貼的他完全不同。
那個片刻的他,讓唐蜜感到極度的疏離。
「我討厭百合。」他接著說。

唐蜜楞了一下,還來不及回應,可欣已經從後方越過了他們俩人,推開了那扇厚重的大門。
「熱死了,幹嘛站在外面說話,快點進去吧。」
然後一把將她拉了進去。
同時間,蘇揚炘也跟在她們之後走了進去。
進去了一個充滿了百合及百合花香的空間。



口中說著討厭百合的蘇揚炘,卻陪著她和可欣在這邊消磨了三年的青春時光。
為什麼?當時的唐蜜從來不問。
可欣是個大刺刺的女孩,她身邊的任何一段感情、她腦袋中的任何想法,唐蜜都很清楚,所以,徵結在蘇揚炘身上,可是當時的她不想問也不敢問,她甚至不敢去細想。
「而現在,我為什麼會又站在這扇門前?」
唐蜜還在思索時,肩膀突然從後面被大力的拍了一下。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