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對另一人的單向喜歡,是迷戀。

所謂的迷戀,是當下的一種亳無理由的陷落,不需要前因,也無需考慮後果,一如金福珠與鄭載伊那天在雨中的傘下初遇後金福珠的心情。

單純只是習慣了體貼他人,讓鄭載伊出於直覺將手中撐著的傘往前傾斜,讓幾乎被雨淋成落湯雞般的少女納進傘面能夠容納的範圍之下,並且殷切詢問搬著重物的女孩有無他出手幫忙的需要。

出於習慣與禮貌的舉動,被詩般的少女情懷美化後,幻化成命中註定的緣份。

這樣的鄭載伊,便成了一直以來眼裡心底只有舉重這項物事存在的金福珠,初次的青澀愛戀所寄託的對象。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單向的不放棄,是瘋狂。

所謂的瘋狂,是當下的一種明知不可為卻無法克制的舉動,也許知道前因,也明白將導致的後果,卻仍然執意去做,一如向鄭俊亨宣告不會放棄他並且將金福珠去減肥診所一事洩露給舉重部的宋詩好的心情。

先前被她片面宣告分手的鄭俊亨,早己多次對她清楚表態兩人之間的不可能,並且當時確實只是將鄭俊亨當成朋友看待的金福珠也明確告訴她說跟鄭俊亨只是小學同學,但被嫉妒蒙蔽了心智的宋詩好,依然選擇無視這一切。

因為與她分手後看起來仍然神清氣爽並不時與金福珠打打鬧鬧的鄭俊亨,是她的殘破人生中唯一認定的救命浮木。

 

喜歡可以是一個人的事,但愛情,需要兩個人才能完成。

 

所以,即便明白了所以的鄭載伊,雖然對金福珠心存抱歉,但也僅此而已。

他不可能因此將愛情給了金福珠。

對於這樣一個從未參與他的過去,現在也只是他的患者的金福珠,或許因為性格特別有趣而讓他注意到她的存在,但這樣的注意,仍脫離不了醫生與病患之間的關係。

脫離不了並且無法接受他人的原因,是因為先前那段未曾真正劃下句點的愛情。

沒有句點,沒有結束。所以鄭載伊無法接受雅英。

同樣的,沒有句點,所以才讓宋詩好一直無法真心放棄俊亨。

因為,不管切斷關係的人是對方或己身,只要一直未得到另一方確切且"釋然"的首肯,就等於是片面斷絕。

而"只是片面發生",則是己身後悔並想重新回歸時的最佳理由。

 

所以,宋詩好一度感到後悔。

在泰陵沒見到你就算了,回來之後就不行了。她曾經如是的對鄭俊亨說。

她的後悔,於是讓她以嫉妒為名,對金福珠做出了讓金福珠幾近生不如死的事。

 

至於鄭載伊的前女友是否後悔過,我不知道。但從她小心翼翼的行徑看來,她與後來她所選擇的男人一起過的日子,並不舒坦。

相愛的兩人之間的相處,可以是包容,可以是體諒,但無論如何,不應該出現小心翼翼的情緒。

那是一種下對上的忐忑與擔憂、是一種下對上的不安與懼怕,是一種,在情侶伴侶夫妻之間,不該有的卑微心情。

但是這些,在那次的聚會中,全部都讓鄭載伊看到並體會到了,於是鄭載伊揮出了他的拳頭,對象則是,當年心愛的人的另一半。

 

那一拳及之後接到的過往情人的電話,終於,讓鄭載伊對過去劃下了句點。

逝者己矣——親眼見到過去的愛人身邊己經有了一個她很在意的他;來者可追——未來的人生是好是壞都得自己努力去爭取與她己經無關。

而,那個晚上不小心讓鎮靜劑過量的生死一遭,則讓宋詩好看淡了與鄭俊亨的情愛。

堪不破的愛情也許重要,但比起一直以來自己最重視的家人及後來不得不變成與命一般重要的體操,愛情其實只是諸多煩惱中的一項不是一定需要解開的命題而己。

於是她說叫我姐姐吧以後,對鄭俊亨。

 

對鄭俊亨而言,不管是豬或小胖或是其他什麼與胖有關的綽號,那些,都代表了金福珠。

但這並非貶意。

我還想一直叫你小胖呢。後來愛上了之後他曾經如是的對金福珠說。所以說這些與胖有關的字詞,之於鄭俊亨,其實只是與愛有關的稱謂而已。

只是愛稱,不是嘲弄。

 

  什麼時候開始你的名字
  從專有名詞
  變成一個護身符?

  它的三個母音
  彷彿珠寶
  在我呼吸的脈絡上。

  它的子音
  拂過我的嘴
  像一個吻。

  我愛你的名字。
  一遍遍唸著
  在這夏日雨中。  —— 名字/凱洛.安.達菲

 

於是,雅英一直以來的如影隨行,終於侵入了鄭載伊的生活,讓他開始呼吸到她的存在。

於是,鄭俊亨後來被哥哥提醒的不算太遲的覺悟,終於讓那個在他眼前晃盪許久的金福珠,被他伸手捉住。

 

愛情,從來就只是兩個人的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娜娜很清醒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