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滴下了 模糊眼前視線
努力隱藏的痛 反而越明顯

我們曾扣著指尖 承諾彼此的明天

當你放開了手 遺忘在昨天


我還記得你溫柔的雙眼

第一句我愛你多麼的甜

幸福的瞬間 我們都曾相信會是永遠


你決定轉身離開的那天

曾屬於我們的約定 化成了碎片

那幸福的瞬間 忽然被劃上了句點


幸福 原來也有一個期限

逾期 感覺會慢慢沉澱

消失一點一點 只剩昨天

那幸福的瞬間 多麼不捨得也要說再見

至少擁有過幸福的瞬間        
                                              胡楊林/與幸福有關 詞:蔡燕婷 曲:魏文浩





他終於還是離開了她。
連一句"再見了你要好好保重"或是"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別讓我擔心"之類的話語,她都沒有親耳從他口中聽到。
八年的交往,竟然只透過一封手機簡訊就輕易的走到終點。
八年。
她將她寶貴的青春年華一股惱的奉獻給了他。
整整八年的似水華年,真的就這麼如水般的一潟千里,再也撿拾不回。
於是,在這個收到手機簡訊的夜晚,她決定好好的放縱自己一次。
就一次。

 



* * * * * * * * *

 



一早進公司,業務部門的助理小珮就挨了過來,同時遞上了一個公文袋,神秘又興奮的對芙琳說:「我真的懷疑我們家老闆突然轉性了。」
黃芙琳,是這家不大不小的私人企業的人事專員,個性爽朗,再加上笑點超低,隨便一個其實有點無聊的冷笑話都可以把她逗得笑彎腰,所以跟公司這些工讀生小弟弟小妹妹們相處得非常融洽,那幾個工讀生只要一聽到有意思的公司八卦,就會迫不急待的跑來跟她分享。
「怎麼說?」小珮這孩子說的話向來誇大,她說的話芙琳一向採左耳進右耳出的態度來因應,笑笑就好,不能當真。
「妳打開看一下就知道了,裡面的資料是我們家老闆昨天面試的工讀生。他堅持要你們人事單位安排他明天來上班。厚~~我就知道,上了年紀又不結婚的男人肯定哪裡有問題。」



芙琳大笑。業務主管其實才四十出頭,從她這個二十八歲的女人眼中看出去可說是個風度翩翩到不行的帥哥。只不過對才剛滿二十的小珮來說,超過三十歲的男人都被她自動歸類為老頭子去了。
「他真的這麼優秀?」芙琳邊說邊拆開了公文袋,取出了裡面的履歷資料,然後一眼就看到了黏貼在履歷表上那張清秀的大頭照。
「一點也不好不好,我們明明是要找一個會做網頁的工讀生,他卻連圖怎麼上傳都不知道。唯一的優點就是長的帥啦,我們家老闆啊,肯定是看上他的美貌啦。。。。。」
小珮後來說了些什麼都進不了芙琳的耳膜,因為她太震驚了。



金盛燦!
怎麼會是他?!
還有,他居然是個整整小了她六歲,今年才二十二歲的大學生?!
更甚的是,他居然要成為她們公司的工讀生?!
他不是pub駐唱樂團中的貝斯手嗎?!
天啊!
這是神對她這輩子唯一一次放縱的懲罰嗎?

 



* * * * * * * * *

 



一個月前。。。。



芙琳睜開眼,意識到她自己正躺在一張柔軟的白色大床上。
晨光自未完全閤攏的窗簾縫中傾洩而出,在深紫色柔軟的長毛地毯上,照映出一道狹長的日光束。
日光束沿著地板爬過了散落一地的零亂,再輕輕地攀爬上了床,一路漫延至她的眼。
6
30分。
這是床邊的床頭櫃上的電子鐘所顯示的時間。
為什麼會在這裡?
芙琳努力地回想著。。。。
她記得她昨天收到了一通分手簡訊,然後她決定要讓自己放縱一次,然後她去到了城裡那間以現場樂團駐唱知名的pub,小珮說過,常常可以在那裡遇見明星,然後。。。。。然後呢?



芙琳轉過頭,看到了一旁仍在熟睡中的男子。
男子有著一頭挑染的棕髮,高挺的鼻樑,厚而線條優美的唇,還有一雙結實的手臂。
熟睡中的他有著一張好看的孩子氣睡臉,微長的額前瀏海此刻正鬆鬆的垂落在他的高挺的鼻尖上,強壯結實的手臂及光裸的肩膀完全露在白色被單之外,弧度優美的唇也因熟睡而微微張開,甚是誘人。
驀然間,芙琳想起了昨夜。
她想起了她是如何不斷的舉杯,不斷的對著舞台上那個俊俏的貝斯手遙遙的敬酒、她想起了當他們結束演唱時,她爽朗的笑著走到了舞台前,邀請他一起過來喝一杯、她也想起了他跟她不止喝了一杯。
他的酒量不錯,一杯杯的陪著她喝,一邊聽她痛罵那個不得好死的人,一邊還小心翼翼的護著她,仔細的不讓因為一激動就會動作大到前俯後仰的她弄傷了自己。
她同時也想起了他那雙有力的臂膀是如何的緊擁住她,她還想起了他那張弧度優美的唇,是如何的輕吻過她身上的每一吋柔軟。。。。
她的雙頰突然如著火般的熱燙了起來。



芙琳輕巧的起身攝手攝腳的拾起了散落了一地的衣服,閃進浴室輕手輕腳的淋浴梳洗,就怕不小心製造出了噪音驚醒了床上的睡美男。
被呵護疼竉的公主只是昨夜的夢,太陽出來了夢也就該醒了。她心裡想著。一切就回歸原來的秩序吧,反正他是個在pub演奏的樂手,晝伏夜出,而她是個循規蹈矩的上班族,兩人原就是歸屬不同世界八干子打不在一起的人。



芙琳穿著整齊的出了浴室,赫然發現他已在床上坐起了身。
「姐姐起的真早。」帶著年輕男孩特有的靦腆,他朝她露齒一笑。
「昨天妳好像醉了,都來不及跟妳介紹我自己。」他接著說。
「呃。。。。不用了,昨天的事只是意外而已,我喝多了,你也喝多了,沒錯,就是這樣,呵呵。」她緊張的笑了起來。
芙琳向來習慣用笑來掩飾尷尬,此刻的她,正邊說邊笑邊拾起被丟在沙發上的包包,慢慢地一步步退到了門邊。
「我還得上班,先走了。」她拉開門把打算趕快離開現場時,突然看到只圍了一條白色被單的他欺近了她的身,往她的包包裡塞進了張紙條。
「我的名字跟電話。」他說。

 



* * * * * * * * *

 



迎著燦爛到誇張的晨光,黃芙琳踩著沈重的腳步來到了公司。
今天,是金盛燦要來報到的日子。
才剛清理好桌面,芙琳就接到樓下總機妹妹打上來的電話,用著輕快到讓她覺得不可思議的語調對她說有人來報到了。
她請總機妹妹幫她將人帶進會議室後,拿起新進人員必填的人事資料袋,嘆了口氣,硬著頭皮去面對即將到來的「驚喜」。



她推開了門。
會議室中坐著的那個人朝她有禮的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芙琳在他對面的位子坐了下來,接著拿出了要讓他填寫的人事資料,準備進行說明。
他原本漠然的臉上,在看清楚了她的臉之後,頓時笑的露出了一口整齊得發亮的白牙。
「姐姐?!怎麼會是妳?」
這句話應該是由我問才對吧。芙琳心裡想著。



「首先,先跟你介紹一下公司概況。」芙琳聽得出他聲音中的欣喜,但她仍強做鎮靜的開場,根本不敢直視他用那雙透著無辜且可愛的神情,專注的盯著她的眼睛。
就把他當成一般新人就行了,更何況他只是個工讀生而已,出社會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幹嘛對著一個工讀生緊張成這樣。芙琳這麼的安慰自己。
「首先,姐姐應該先介紹一下妳自己吧。我還不知道妳的名字呢。總不能一直叫妳姐姐吧。」他的突然開口嚇到了她,同時也讓她不經意的對上了他那雙帶著笑意的晶亮亮黑眸。
唉,她真的沒辦法只將他視做一個普通的工讀生而已。芙琳忍不住沮喪的想。
「我叫黃芙琳。」



聽到她的自我介紹,盛燦忍不住笑的徶過了頭。
「怎麼了,我的名字有什麼好笑的?」她莫名其妙的問,語氣中帶了一點不高興。
「妳的名字,很像台語的夫人的發音。」盛燦似乎沒聽出她的不滿,忍住笑的解釋著。「我還忍不住的想到一首歌。」
「什麼歌?」芙琳的好奇心被引了出來,完全忘記她該對盛燦對她不禮貌而生氣這回事。
「我身騎白馬~~~過三關~~~我改換素衣啊~~~回~~中~~原~~」
盛燦唱了起來,邊唱還邊帶動作手勢。
芙琳當場笑得不支倒地。
生氣?什麼是生氣?她早忘了她該生氣這回事了。 

 



* * * * * * * * *

 



「你不是在pub表演嗎?怎麼會跑來打工。」芙琳好奇的問。
這會兒,芙琳跟盛燦正在公司附近的小餐館吃中飯。
今天是盛燦上班的第七天,前些天她忙著趕做報表,雖然盛燦只要一有空就會往她那邊跑,緾著要芙琳幫他迎新,可是她忙到連午飯都只能在公司啃麵包了,實在沒空理他。
她的報表在今天終於完成,也終於在今天被他一起拖出公司吃飯。
「因為我爸說在pub演出不是什麼正當的工作,要我正正經經的找一份工作來做。」盛燦解釋著。
「原來你是這麼聽話的小孩啊。」她真的看不出來,這個打扮時尚,看起來叛逆的孩子,居然這麼聽爸爸的話。
「我不是聽話,我只是怕嘮叨。」他說。「反正現在是暑假,白天閒著也是閒著,找份工作既可以打發無聊的時間,又可以避免在家被嘮叼,何樂而不為?」盛燦笑的露出了他那一口又潔白又整齊的牙齒。
「不過我已經想好了,等學校開學之後就把這邊的工作辭了,然後回家跟老爸說開學了,所以不能繼續下去。當然,晚上的表演還是會繼續的。」



盛燦那口白的令人眩目的牙,讓芙琳在恍忽間掉入了另一個時空。
她想起了那個紮根在她心裡,怎麼也拔除不掉的他。
那個他也長了一口好牙,雖然沒有眼前的盛燦這麼活潑,這麼能言善道,但跟盛燦一樣,總能在她不開心時輕輕鬆鬆的將她逗笑。
誰想的到,那樣對她好的他,居然沒有一句解釋及道歉就離開了她。。。。。



「芙琳,黃芙琳。」突然間一張俊俏的帥臉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回過神的她狠狠的被嚇了一跳。
「在想什麼?」盛燦好奇的笑問著。
自從知道她的名字之後,他就再沒喊過芙琳姐姐。
她問過他為什麼,而當時的盛燦給了芙琳這樣的答案。「我已經二十二歲了,繼續喊妳姐姐,妳會把我當孩子看的。」他漂亮的眸子盯住她的眼,說,「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妳記住,我已經是個男人而不是男孩了。」



芙琳仔細的瞧著眼前這個漂亮的男孩。
盛燦先前那番要她把她當男人看的話,確實讓她有點動心。
他的的確確是個男人啊。。。。她想起了那一個讓她臉紅心跳的夜晚。
可是她害怕。
八年無怨無悔的付出,終究只換來了一無所有,她沒有多餘的青春能再讓她如此恣意的揮霍。
「沒什麼,只是在想,你怎麼可以長的比我還漂亮。這樣是不道德的,你知道嗎?」她用胡亂的哈啦掩飾她瞬間出現的驚慌情緒。
盛燦約莫是看出了她那瞬間閃神中的失措,他只是笑了笑,沒再開口的安靜的吃完了這頓飯。

 



* * * * * * * * *

 



日子在每天與盛燦的笑鬧中很快的飛逝而過。
就是今天了嗎?一早來到公司的芙琳想著。
「我們家的帥哥工讀生做到明天耶,明天下班後一起去KTV慶祝一下吧。」小珮昨天下班前就跑來告訴芙琳這個她早已知道的消息。
小珮一邊說一邊盯著芙琳的臉瞧了又瞧。「奇怪,妳怎麼沒有一丁點感到惋惜的表情呢?」
芙琳心一驚。「為什麼我要感到惋惜?你們這些小朋友工讀生本來就是來來去去的,我習慣了。」
「沒啦,因為覺得就這麼活生生少掉一個養眼的人,是人都會覺得可惜吧。厚~~妳知道我的意思啦。」
「看來捨不得他離開的人是妳吧。」
「是啊,盛燦一走就沒人有事沒事去說冷笑話讓我們家老闆笑了。妳知道,我們家老闆啊,那個個性之陰陽怪氣的,每次他心情不好時我就倒霉。。。。。」話題只要一轉到那個業務部門的主管,小珮的話匣子就會停不下來的又開始碎碎唸。
「停。下班了,要繼續唸咒的話,明天請早,謝謝。」芙琳笑著制止了小珮對她可能即將開始的亳無止境的碎碎唸。
「厚~~抱怨一下也不行,小氣。明天一定要來啊。」



所以,就是今天了吧?
但是很反常的,一直到下班前,芙琳都沒見到盛燦跑到她坐位旁晃,也沒見他在影印機及傳真機前打轉的身影。
該不會提前閃人了吧。
再怎樣也得到人事單位來把離職程序辦完啊。
「怎麼又在發呆啦?」才這麼想著的芙琳,馬上就看到盛燦那張招牌的可愛笑臉大大的出現在她眼前。
「不是發呆,是在思考。」她糾正他的用詞。「思考你是不是因為被操的太凶,所以提前閃人了。」
「才沒有,大家都對我很好。。。。」說完後,他突然沈默,臉上帶著明顯的遲疑。
「怎麼了?」他說話常吞吞吐吐,但很少會伴隨著如此侷促不安的神情。
「沒有啦,對了,小珮說要我過來直接把你押到KTV去,她說妳一定不會參加。可是我知道,妳是真的不會參加的。」
「呵,你怎麼知道?」
「當然啦,妳不是都說上了年紀新陳代謝變慢了,所以為了保持身材晚上不吃東西不喝酒,而且得早睡隔天早上才見得了人。」彷彿默書般,盛燦將她平時的作息完全背了出來。
這孩子。。。。什麼時候對她這麼了解?芙琳心裡的某個角落微微的被他的細心給觸動到。

 



* * * * * * * * *

 



泡了個舒服的精油浴之後,把整個身體埋進沙發裡看小說,是芙琳在忙碌的工作後放鬆自己的不二法門。
突然間,她隨手放置在茶几上的包包裡,傳出了熟悉悅耳的鈴聲。
她的手機自從某人離開之後,就不曾再在夜裡響起過,因此這個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讓她莫名的感到心慌意亂。
「芙琳嗎?是我。」
她接起了手機,是一個陌生的聲音,低沈的嗓音中略帶點沙啞的磁性。
「我?我是誰?」她向來不耐煩猜謎,如果對方不在第一時間表明身份,常會被她直接掛掉。
「我就是盛燦。。。。金盛燦。」電話另一端傳來一陣吞吞吐吐的回答。
她鬆了一口氣,原本高高吊起的心突然覺得安定下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她不想去細究。「喔,是你啊,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怎麼會突然打電話給我?第一次接到你的電話,所以認不出你的聲音。」她輕鬆的與電話另一端的他聊了起來。
「妳。。。。可以出來一下嗎?」仍是一陣吞吞吐吐,察覺到他的異樣,她開始小心的應答,「你在哪裡?」
「妳拉開妳家窗簾往外看。」
芙琳聽話的走到窗旁,拉開了向來緊閉著的窗簾,從五樓的窗戶外往下看。



她看到了。
窗外正飄著綿綿細雨,盛燦就站在街邊停靠的汽車旁,抬起頭往她的住處望著。
「下來吧。有東西給妳。」透過電話傳到她耳邊的聲音,竟然隱隱約有種蠱惑人心的魅力。
芙琳掛上了電話,開了門,進了電梯,信步來到了盛燦的面前。
一輛計程車從遠處駛了過來,車燈映射進他的眼,讓他原本就幽黯深沈的雙眼更顯晶亮,而他因雨而略溼的前額瀏海,更是讓他原本就帥氣的外型顯得更加俊俏。
「這個給妳。」芙琳的到來讓盛燦笑了開來,他將原本放在他身後的汽車引擎蓋上的盒子交到了芙琳的手中,以眼神示意芙琳打開它。



盒子中放了一個裝滿了紙鶴的玻璃罐。
「這是什麼?」芙琳狐疑的問。
「紙鶴啊。我從小就很會做這個東西。」盛燦心情很好的笑著解釋。
然後,他突然轉而以難得正經的語氣及神情,開口了,「聽過一個傳說嗎?集滿一千隻紙鶴,愛情就會實現。」
「所以。。。。這裡有一千隻紙鶴嗎?」她問。這麼大的玻璃罐裡雖然放了不少紙鶴,但看起來不像有一千隻。
「最近比較忙,沒時間做,所以進度有點延遲。這裡只有500隻,剩下的500隻,我會慢慢的一天一隻的做給妳。我保證,接下來的日子裡我會對妳好。我會讓妳實現妳所想要的幸福的。」盛燦認真的對芙琳保證,語氣中的堅定不容懷疑,讓她終於忍不住動容。
淚水緩緩的在她的眼眶聚集,然後慢慢的沿著雙頰滑落。
芙琳清楚的知道,這一次她真的徹底淪陷在他溫柔的攻勢之下,再也無力招架。。。。

 

<待續>



全站熱搜

cprk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